您当前位置:首页 >>重庆园林 >> 正文

凡尔赛宫苑风格

作者: 凌志霄,李蒙 时间:2016-5-17 阅读次数:3765

法国古典主义园林是17世纪法国绝对君权制的产物,在西方园林史上有重要地位。它继承文艺复兴和巴洛克传统,以理性主义为基础,用几何构图组织造园要素,中轴突出、严谨对称,简洁明朗、庄严华丽,开创的“伟大风格”影响了欧洲一个世纪。

凡尔赛宫苑是法国古典主义园林的巅峰之作,它位于巴黎西南18公里,占地面积6000多公顷,东西主轴长约3公里。它按统一的构思建造,构图完整, 风格鲜明,建造历时26年,边建边改, 力求精益求精。它使路易十四的宫廷成为全欧洲效仿的对象,也使勒诺特尔名垂青史。


凡尔赛宫苑

1/法国古典主义园林的起源

1.1 从文艺复兴到法国宫廷文化

法国古典主义园林的文化根源可追溯到古希腊、罗马时代。在度过中世纪千年黑暗时代后,随着资产阶级兴起,意大利产生了文艺复兴运动。文艺复兴运动是囊括文学、艺术、建筑、哲学等多方面的人文主义思潮。后期逐渐分出以米开朗基罗为代表的手法主义和以帕拉迪奥为代表的学院派。再往后,手法主义发展为巴洛克艺术、学院派发展为古典主义。


三十年战争的历史画卷

古典主义继承了文艺复兴的崇古传统。在法国封建制度晚期,新兴资产阶级和国王一起,力求摆脱几百年来封建分裂和混乱,建立统一集中的君主专制政体。而将古代帝王理想化,通过歌颂他们来歌颂君主的法国古典主义正切合这需求,在法国发扬光大,形成了17世纪法国宫廷文化。法国古典主义园林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孕育的。


勒诺特尔

1.2 从封建分封制到绝对君权

早期法国实行分封制,君主对国家控制力薄弱。封建贵族们目不识丁、蛮野粗俗、好勇斗狠,被称为“持剑贵族”。诸侯间互相攻杀。封建分裂战争给国家带来极大破坏。此时的古典主义反映了法国资产阶级对封建贵族割据的不满,希望由国王统一全国,抑制豪强,建立利于资本发展的秩序。


凡尔赛宫苑中轴鸟瞰照片

17世纪初,亨利四世重建君主专制政体。其后红衣主教黎塞留跟大贵族们对抗,除了政治、军事等手段外,还利用古典主义,在意识形态方面巩固王权。他网罗早期古典主义代表人物,标榜“理性”,将君主颂扬为“理性”的化身,将君主专制政体吹捧为最“理性”的政治制度,提倡“尊贵”和“雅洁”。他最后粉碎了两次投石党叛乱,抑制了贵族,建立了绝对君权。


凡尔赛宫苑的中轴线


绣花植坛

到17世纪下半叶,路易十四的绝对君权登峰造极,在政治、经济、文化等一切方面建立了严密的组织,进行当时最有效率的管理。新建的林荫大道四通八达,全国成为一个整体,法国进入了一个“伟大的时代”。


拉冬娜喷泉

1.3“太阳王”的时代与“宫廷造园家之王”

路易十四,人称“太阳王”。他当政时是法国的黄金时代,是经济繁荣、国力强大、向海外异域开拓、在文学、艺术、科学、哲学等方面都取得重大成就的“伟大的时代”。法国成为当时欧洲最强大的国家,法语成为两世纪里欧洲上流社会通用语。他自称“朕即国家”,凡尔赛宫及其宫苑,就是强大国王的纪念碑。


自天上落下的大运河

勒诺特尔的祖父和父亲都曾作皇家、贵族的园艺师。勒诺特尔少时不仅学过园艺,也学过绘画、建筑学,了解透视学和视觉原理,研究笛卡尔的著作,还收集艺术品,这些对他造园艺术的成功是非常重要的。他的修养和成就提高了他的地位,使得他摆脱了手工艺人的身份,跟其他艺术家平起平坐,他的成就如此辉煌,以至于整个欧洲都开始模仿他的园林,人们将他称为“宫廷造园家之王”。


落日余晖 

1.4 路易十四所需要的“伟大风格”

整个17世纪,法国的繁荣强大全靠资产阶级发展工商业。资产阶级中豪富的“穿袍贵族”在文学艺术上往往充当“文艺保护人”,他们的府邸沙龙里培育出了早期古典主义。


阿波罗之车

孚—勒—维贡府邸是路易十四的财政大臣富凯的府邸。其建筑与装饰宏壮华丽,并由勒诺特尔设计花园。建成后,富凯得意忘形,宴请路易十四,路易十四看到这豪华的府邸和花园后异常恼怒,很快就把富凯扔进了巴士底狱。

富凯是当时最有名的“文艺保护人”,此事之后,国王成为了文学艺术的唯一保护人,唯一订货人。古典主义文化开始向“伟大风格”转变,“伟大风格”是路易十四头上的光环。古典主义文艺只歌颂路易十四,而古典主义造园艺术也要为君主服务。

1.5 从曲折混乱的巴黎到笔直的林荫大道

17世纪的巴黎是从中世纪混乱的封建割据、分裂与内战下,由商业、手工业和水路交通发展起来的,是封建分裂、长期内战和混乱的见证。当时的巴黎道路曲折、杂乱,没有任何规划,也没有排污、卫生、清洁设施,显得污浊而沉闷。年幼时经历过投石党叛乱的路易十四把巴黎城看作是“叛乱的巢穴”,决心将王室迁出巴黎。

孚—勒—维贡府邸事件后,建筑师勒伏、艺术家勒勃亨和造园家勒诺特尔被召到了凡尔赛。这里原是亨利四世的猎庄,自然条件很差。路易十四在这里建起宏伟华丽的宫殿、精妙绝伦的园林和浓荫铺地的林荫大道。笔直的林荫大道在十七世纪是美的,因为大规模兴建的大道把全法国结为整体,巩固了国家的统一。它们是法国安定繁荣的象征。因此,林荫道就成了凡尔赛宫苑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它的特色之一。

 1.6“太阳王”的神庙——凡尔赛

路易十四自比为太阳神阿波罗。为了敬神,要有一帮僧侣,要有一座庙。路易十四的宫廷,那些王公贵族们,近幸内宠们,就是他的僧侣,而凡尔赛就是他的庙。为了凡尔赛宫,路易十四征集全国有才能的人,不久,这里就成了法国文化的中心,诗人、戏剧家、音乐家、演员、舞蹈家纷纷来到凡尔赛。

凡尔赛不仅美丽辉煌,还是法兰西强大繁荣的象征,是法兰西文化在全欧洲领导地位的象征。法国人说:“凡尔赛全部的美都在法兰西人民的血液里流。”

2/凡尔赛宫苑的艺术格局

2.1 凡尔赛宫苑的总体特征

17世纪下半叶的法国,是属于路易十四的“伟大的时代”,是一个干大事业的时代,凡事都要有气魄,勒诺特尔的园林,就是那个时代的审美观。

和同时期的意大利巴洛克园林一样,法国古典主义园林也包括林园和花园两部分,花园也是几何式样,用水来造景。但把法国古典主义园林和意大利区别开的,还是那个伟大的风格。

广袤是法国古典主义园林空间规模与尺度上的最大特征。凡尔赛宫苑有6000公顷,轴线有3千米长,它追求宏大壮丽的气派,一切造景元素都很大,府邸和宽阔的花园没有树木,在林园的衬托下舒展、平缓。

2.2 凡尔赛宫苑图解封建等级制度

凡尔赛宫苑的总体布局像君主专制政体的图解,凡尔赛宫位于最高处,统帅一切,庭院东入口处有军队广场, 从中放射出3条林荫大道穿越城市。凡尔赛宫的中轴向东、西两边延伸, 形成贯穿并统领全局的轴线。园林中还有两条横轴, 一条紧临西立面, 向南通向南花坛、橘园和瑞士兵湖。向北从金字塔泉池穿过水光林荫路尽端为尼普顿池,另一条横轴是大运河的横臂, 南端原有一个动物园, 北端是特里阿农宫和花园。西面紧挨着凡尔赛宫的是花园,花园外围是密密麻麻的林园。花园的规模、尺度、形式都服从于宫殿,紧挨着它的花圃最重要,装饰得最华丽,离它远一点,装饰就少一点,如此递减,一直到达林园。林园以野趣为主,是花园的背景,花园的轴线和道路伸进去,把它切割成几何形,在道路交叉点上布置盘式涌泉、喷泉、雕像、廊子和亭子等,作为对景,这样就把林园和花园联系在一起,成了花园的延续部分。

站在凡尔赛宫的阳台上,可以看到四面八方的景观元素都以宫殿为中心,近的地方景观元素较为密集,远的地方景观元素较为稀疏,但在整个视野中却显得均匀。但若是站在花园中,就会发现所有的景观元素都向宫殿集中,拱卫在宫殿周边,将宫殿衬托的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2.3 从“持剑贵族”到“宫廷贵族”

凡尔赛宫的宫殿是典型古典主义建筑,上下分三段,左右分五段,各以中央一段为主,雍容华贵、富丽堂皇。

在圣西门公爵的回忆录里面写,路易十四造凡尔赛宫苑,“是为了玩,不是为了美”。他之所以建造凡尔赛花园和宫殿,主要是为了炫耀各种盛大节目的排场。他要求凡尔赛宫苑要能容纳七千人同时玩乐,整日的焰火晚会和露天表演将王权的炫耀烘托到了极致,超尺度的凡尔赛宫苑则为这宏大的场面的营造提供了绝佳的视觉气场和空间背景。而路易十四自己就是一切活动的中心。

投石党叛乱被平定后,大贵族们已经没有力量反对君主专制了,贵族们收入大减,路易十四把他们聚集到王宫,给空头衔领取俸禄,但没有实权,用凡尔赛宫豪华的生活消磨他们的野心,让他们甘当君主的侍臣。就这样,过去的“持剑贵族”发现自己过去打的头破血流都得不到的奢靡生活,只需要讨得国王欢心就可以得到了。于是他们逐渐成为了“宫廷贵族”,整日只知向国王献媚,再也不去考虑反叛的事情了。

2.4 凡尔赛宫苑的水镜与绣花植坛

凡尔赛西墙是花园,中央台地上有一对水池,映照着宫殿。意大利台地园中的水是动态,而法国古典主义园林中水是静态的,面积很大,以观倒影为主,所以叫做水镜。

水池台地南北布置绣花植坛。绣花植坛很像地毯,树木经过修剪,着重表现平面构图的变化统一和几何的和谐。它的花纹有明显的巴洛克艺术风格,以回环的曲线为主,与文艺复兴早期的几何体块有很大的区别。

法国人欣赏的不是植物本身的美,而是图案的美,花和黄杨在作为编排图案的材料。这样的园林不加掩饰,人的视点要高,才能一览无余。由于范围大,不宜步行。所以,有人叫它“骑马者的园林” 

勒诺特尔并不欣赏这些绣花植坛,他谈到植坛曾经很轻蔑的说:“它们只是小保姆才喜欢的东西,他们离不开受他们照顾的婴孩,只好从楼上贪婪地望望这些植坛,幻想着在里面散步。” 

2.5 拉冬娜喷泉到“阿波罗之车”轴线上的视觉幻境

法国古典主义园林中,轴线作为统领花园布局的关键,用协调的几何形体构建严谨的结构体系。轴线上集中了最重要的景观元素,是园林精华的集中体现。

凡尔赛宫苑的轴线是东西向的,从西面中央水池平台的拉冬娜喷泉起始,拉冬娜是阿波罗的母亲,她的雕像立在几层大喷泉顶上,一手护着年幼的阿波罗,一面遮挡从一些癞蛤蟆口向她喷来的水柱。这些癞蛤蟆是宙斯将拉冬娜落难时对她不恭敬的吐唾沫的村民变得,这里暗喻投石党叛乱分子,他们曾经迫使路易十四和太后仓皇出逃,在圣日耳曼睡草铺。

拉冬娜喷泉前是45米宽330多米长的林荫道,叫做皇家绿毯。西端是“阿波罗之车”喷泉,在大水池中央,阿波罗赶着马车从水底奔驰而出。再过去,就是天边闪亮的大运河。

中轴线上,勒诺特尔通过竖向处理和透视手法营造视觉幻境。站在拉冬娜喷泉前的大台阶上俯瞰全园,会觉得大运河翘了起来。这是因为地形坡度经过折变产生多个透视灭点,使视线距离少于步行距离,亦小于实际距离。此外勒诺特尔使用近小远大的延缓透视的方法,从凡尔赛宫露台西望,视景中由远及近包含了大台地部分、绿毯部分、大运河部分三组序列,连续三组序列尺度递增,使映入眼帘的画幅也变的比例和谐。

2.6 十字形大运河与阿波罗巡天的意向

凡尔赛宫苑的中轴线最初仅延伸到皇家绿毯尽头一座山丘。勒诺特尔认为山丘作为视轴焦点分量太轻,于是挖走山丘并排干沼泽,继续沿主轴线修建了1659米长,62米宽的十字形大运河。

傍晚时分,红日西沉,水面上万道金光, 落日余晖撒在阿波罗和他的战马身上,大运河映照着从日出到日落的阿波罗巡天的全过程。轴线越过运河,变成了大道,大道又继续延伸,通往无尽的地平线。路易十四自比太阳神阿波罗,中轴线上的拉冬娜喷泉、阿波罗之车、乃至于巡天的全程,舞步炫示着国王的威仪。

2.7“极致性的凝视”与至高权欲

在这条轴线处理上,勒诺特尔通过将视线引向无穷远处来体现园林中无尽的景深,这是法国古典主义园林与意大利台地园的一大区别。意大利台地园总要用雕塑或喷泉充当视觉焦点,而法国古典主义园林将视觉灭点留给人们想象,实现通彻的“极致性凝视”。

路易十四作为绝对君权的主体,对视线控制的要求非常强烈。他曾经抱怨主林荫道上,树木的位置阻碍了从卧室远眺的视线,当天夜里,那些大树就被悄悄的移走了。

凡尔赛宫苑的轴线,一端伸向城市,一端伸向自然。伸向城市的一端作三叉戟发散状,伸向自然的一端则贯彻到底。唯有这种对城市、对田野的“极致性的凝视”,才能满足路易十四控制疆土之滨的欲求。

这种“极致性的凝视”既是一种视觉愉悦,也是一种视觉压迫,既使人兴奋,又使人畏服。君主崇拜与自惭形秽交伴而生。路易十四正是要通过“极致性的凝视”向所有臣民炫示其至高权力。

2.8 十二块小林园与大运河上的寻欢作乐

花园与轴线之外,就是林园,凡尔赛宫的花园是宫廷活动场所,豪华厅堂的延续。而小林园同样是路易十四为了玩乐、开宴会而设立的。将皇家绿毯周边一段的林园切成十二块,每块独立一区,设立了舞厅、剧场、音乐厅等,每一块密林深处,都有鲜明的风格。小林园增加了凡尔赛宫苑的层次深度,园景丰富了起来,尺度比较小,建筑和雕刻精美,显得比较亲切。

有回纹迷阵,装饰着喷泉和雕刻。有水镜,倒映着林梢上的白云。有一圈轻快的连续劵环廊,用粉红色大理石做柱子,装饰着盘式喷泉,中央是雕塑:“普鲁东抢劫普罗赛比娜”。这个环廊被认为是凡尔赛最美的园林小建筑。一块叫大水法,椭圆形的场地上,有三道小瀑布和200个喷泉,可以作不同的变化。还有一块叫阿波罗浴场,雕塑阿波罗巡天归来,一群美丽的山林水泽女神服侍他休息。宫廷的露天活动大多在小林园举行,宴会也常在小林园的林间空地上举行。夜晚摆上各式精巧的灯烛,通明清澈。

此外,宫廷活动还在十字运河上举行,这里景色比较自然,国王和大贵族们喜欢在这里划船,路易十四本来想要弄来各国不同的船,后来实际到手的只有威尼斯的“刚朵拉”,每当他们泛舟的时候,后面还得跟着另一只船,载着乐队,弦歌助兴。

2.9 广袤无垠的大林园与大绿墙

十二个小林园以西,就是广袤的大林园,大林园以野趣为主,里面贯穿着笔直的林荫道,将大林园切割成一块块几何形。郁郁葱葱的大林园是凡尔赛宫苑的宏大远景,大十字运河和林荫道伸进去,就把林园和花园联系起来,两者之间明确的边界并不存在。花园与整个基底融为一体。

凡尔赛原本是沼泽和盐碱地,为了造大林园,里面的大树都是自全国挖来的,品种多样。虽然每天浇两桶水,树木死亡率依旧高达75%。

2.10 欧洲人人对自然景观的矛盾心理

凡尔赛宫苑内建筑、花园、林园的划分,明显袭承意大利台地园,但又有发展。小林园和大林园里场地和林荫道设置虽然都是规整的,但树木依旧保持自然。这反映了欧洲人对自然景观的矛盾心理,一种既恐惧又欣赏的态度。当时的欧洲人并不是不了解自然之美,但他们既爱自然,又恐惧自然,从未真正融入自然之中。他们造花园,并不是为了欣赏花园,而是为了立足花园,欣赏视野之外广阔的大自然。了解这个,就能明白,为什么文艺复兴台地园,一定要选择有美丽景色的地方来建设了。对当时的欧洲人来说,建筑是人类理性的反映,自然是充满野性的地域,而花园就是作为建筑理性与自然诗意交汇的场所。

同样的,路易十四也不是不了解自然之美,专为讲排场而建筑的园林不能满足路易十四日常生活中对园林的需要,于是他又在大林园横向运河的北头建造了一所便殿,在那里休息、消遣、领略清新的野趣。这就是特里阿农宫。

3/特里阿农宫与“伟大时代”的结束

3.1“瓷特里阿农宫”与“花特里阿农宫”

大林园横向运河的北端是特里阿农宫殿和花园。最早的宫殿是具有中国情调的装饰着白底蓝花瓷砖的“瓷特里阿农宫”,这是由于当时到过中国的传教士将南京大报恩寺的琉璃塔介绍到了欧洲,欧洲人认为中国的建筑就是瓷建造的,于是路易十四也用荷兰仿造的瓷建造了“中国风”的“瓷宫”。

勒诺特尔设计了大特里阿农的园林,这个园林不再有大轴线、大林荫道和大花圃,追求静谧和平易。用浓密的树林把大特里阿农园包围起来,造成一个封闭的、隐退的环境。特里阿农得名“花特里阿农”,里面有20万盆花。色彩艳丽的花成为了布置绣花植坛的材料,时时调换。

3.2 大特里阿农宫与“伟大时代”的结束

17世纪初,从亨利四世开始,为了国内安定、为了发展生产、为了海外贸易,建立绝对君权的斗争是进步的。但是,到17世纪80年代中叶,路易十四的“伟大时代”就开始走下坡路了。

路易十四发动对外战争败多胜少,收刮军费引起资产阶级反对,国内文化出现了对君主专制的怀疑。资产阶级不满于文艺只歌颂帝王,他们开始要求文艺中出现自己的形象。

路易十四开始寻求退隐的生活,1678年将瓷特里阿农宫改建为大特里阿农宫,表现出一种随意、亲切、接近自然地愿望,这是17世纪末法国文化潮流转变的标志。“伟大风格”和“伟大时代”一起过去了。凡尔赛宫里面也不复过去的热闹,聚集在路易十四周围的贵族们也渐渐散去。

3.3 王室的危机与对现实逃避

到了18世纪上半叶,法国社会矛盾尖锐,经济崩溃。眼看着英国在革命后经济进步,对外扩张,法国的资产阶级渐渐不能容忍君主专制了。这时期的宫殿装饰流行纤细柔软的洛可可风格,法国王室和贵族们预感到了危机,又无力改变现状,就缩在自己的府邸中寻欢作乐逃避现实。

3.4“小特里阿农宫”与凡尔赛宫苑的变迁

路易十四死后,宫殿和园林都被扔在一边任其荒芜,直到1722年路易十五回到凡尔赛。路易十五对豪华的排场毫无兴趣,他认为特里阿农宫更适宜居住,撇开凡尔赛的宫殿和大花园,住在特里阿农宫。他爱好植物学,在此建了植物园、新动物园、牲畜棚。后来他连特里阿农宫也不想住了,就新造了一处宁静的住所,称为“小特里阿农”,西边造了一个禽畜舍,标榜 “牧歌生活”。又设计了一个雅致的小花园,虽是几何形,中轴线,但有很多曲折的小径,造成新的趣味。

这时期流行英国自然风致园,过去的园林也发生了变化。凡尔赛宫苑中,道路两边几十米高的榆树被砍伐掉了很多,新种的树林不再成行成列,而是一簇簇的。小林园里的水嬉剧场和回纹迷阵被拆掉了,阿波罗浴场也拆掉了。改成了自然式的英国式园林。

3.5 路易十六与玛丽皇后与法国大革命

路易十六登基后,为王后在此建造了小城堡。王后玛丽阿托内就对花园进行了全面改造,形成英中式花园风格。建了爱神庙、观景台等小建筑。又一座“小农舍”,王后经常穿着牧羊女的衣服在“小农舍”闲逛。路易十六是个天才的锁匠,天天呆在小特里阿农宫,研究设计各式各样的锁,还改进了断头台,将铡刀改成三角形。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奢侈浪费,但在法国大革命中,这位皇后却为了王室的存续而奋起抗争,被人称为是“法国大革命时期,所有贵族中最有男子汉气魄的人”。后来他们都被愤怒的民众送上了断头台。

4/大革命时期、共和国时期与帝政时期的凡尔赛宫苑

1789年法国大革命时期,人民挖开了勒诺特尔的坟墓,因为凡尔赛耗尽人民血汗,也有他的责任。革命狂热分子扬言凡尔赛的园林和宫殿都应该夷为平地,雕塑等都应该运去铸造大炮。幸亏当地居民齐心保护,又将园林变成生产性的园子,才保存下来,后来国民公会下令将凡尔赛宫苑收归国有,并设立博物馆。到了共和时期,重新修复了一些宫殿与大型园林,修复了勒诺特尔的坟墓,又给他做了胸像。法国人民终于认识到了勒诺特尔的价值。在他之前,法国造园艺术是紧跟意大利的。在他之后,整个欧洲都是紧跟法国的造园艺术了。由他推进到完美境界的古典主义园林,毕竟是叫做法国式的。

拿破仑当皇帝时期,曾打算将花园和亭子全部夷平,用石头的全景图来代替,展现皇帝陛下攻占的每一个首都,但后来还是没有实行,反倒是将荒废的园林修复了。

5/结语

造园艺术是时代的产物,社会的产物,它跟文化的各个领域都是配套的,它们互相影响,在一个共同的历史趋势中发展,了解一个园林,如果不了解当时的社会、历史、文化,就很难触摸到它的内涵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