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找回密码?
站内搜索: 今天:
首 页 关于学会 法规标准 资质中心 园林城市 规划设计 园林工程 园林科技 风景遗产 理论研究 植物名录 人才网
园林动态: 重庆市第二十一届菊展展位撤除工程报价邀请函(第二次)      重庆市第二十一届菊展展位拆除工程报价比选补遗书      重庆市第二十一届菊展展位拆除工程报价邀请函      
您当前位置:首页 >> 重庆园林 >> 山地城市绿地系统规划问题及对策初探
山地城市绿地系统规划问题及对策初探
 作者:刘骏 时间:2017年8月25日 阅读次数:617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向山地发展。截至2013年,我国内陆山地城市接近400个,山地建制镇超过1万个,山地城(镇)超过全国城镇总量的2/3[1]。山地城市的快速发展,一方面带来了经济和社会的繁荣,另一方面也造成了环境污染、生态破坏等一系列问题。为了保护山地城市脆弱敏感的生态环境,编制城市绿地系统规划成为一种非常重要的手段。然而,由于缺乏专门针对山地城市特征的绿地系统规划编制的标准,导致了目前许多现行的山地城市绿地系统规划,并不能很好地反映其自然及城市发展的特征和状况,这样的规划对绿地系统建设的指导作用难以发挥,而有时甚至还会对山地生态环境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坏。基于这样的背景,本文在分析山地城市的绿地特征以及绿地系统规划存在问题的基础上,针对这些问题,提出山地城市绿地系统规划相应的调整对策,以期能突出山地城市绿地的特征,更有效地指导山地城市绿地系统的建设实践。

一/山地城市绿地特征解析

1.1 规划范围内存在大面积的绿地残存斑块

山地城市的发展依托原始的地形地貌条件和自然山水格局,在空间结构上均呈现出山、水、城相依相生的状态。基于复杂地形、地貌条件的限制,山地城市衍生出组团式和带状发展的基本布局模式,呈现出多中心组团式、新旧城区分离式、长藤结瓜式、绿心环形生态式以及指掌或枝状式等空间结构类型[2]。这些不同空间结构类型的山地城市,有着共同的特点,即在城市规划的范围内存在着大量的自然山体和水系。依托这些山体和水系,城市中保留了部分受人工干扰程度低的自然绿地,在景观生态学中,这些绿地被称为残存斑块[3]。这些残存斑块的特征是:自然化程度高,是不需要或只需要少量维护的自然生态系统;是城市生物多样性最高的区域,也是维持乡土物种生存的最后生境[4];而随着干扰的持续性加强,这类斑块的内部物种将呈现出衰减的趋势[5]。山地城市中的这些绿地残存斑块是城市中宝贵的生态资源,在改善城市环境、提高居民的生活质量以及塑造城市特色等方面都有其他类型绿地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因此,在山地城市的绿地系统规划中,应加以妥善地保护和利用。

1.2 绿地斑块形状复杂、位置分布受地形条件的制约度高

在山地城市的绿地系统中,除了上文提到的残存斑块外,还有由人工改造或新建的绿地引入斑块,这两类绿地斑块都依附于起伏的地形之上。山地地形本来就复杂多变,加之城市建设用地对坡度的要求,所以城市绿地与城市建设用地之间往往呈犬牙交错的状态,这也使山地城市绿地斑块形状更为复杂,体现出斑块形状指数(S)高、内缘比低、核心区面积小等特点;另外,山地城市由于可建设用地紧张,所以在平地或缓坡地优先考虑用着城市建设的前提下,用于绿地的城市用地则往往与地形地貌有着密切的关系,也就是说,无论是残存斑块或是引入斑块的绿地,其位置分布很大程度上都受制于城市复杂的地形条件,这样的位置分布很难以某种固有的、平面的或是所谓的理想的均匀布局来衡量。而城市绿地斑块的形状、位置、连接度等与城市的生态过程、绿地的功能发挥等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因此,在山地城市绿地系统规划中应充分关注这一特征。

1.3 绿地三维立体的特征突出

在山地城市中,一方面,由于地形起起伏伏、曲折多变,绿地也随地形而层层叠叠、高低错落,自然形成了三维立体的特征;另一方面,由于建设的需要,在平整土地的过程中形成了台地、堡坎、护坡、挡墙等多种形式的工程设施,在山地城市的绿地建设中,往往会对这些工程设施进行绿化处理,这样,山地城市中的平台绿化、垂直绿化等越来越成为普遍的形式,在山地城市的绿地数量中,所占比例也越来越大。从这两方面可以看出,山地城市绿地具有非常突出的三维立体特征,如果在规划中予以足够重视,将有利于山地城市风貌的塑造和生态环境的保护。

二/山地城市绿地系统规划存在的主要问题及分析

2.1 过分强调平面形式的绿地布局结构削弱了绿地的生态功能

确定绿地在城市空间中的布局结构,是城市绿地系统规划编制的重要内容。从绿地的布局形态来看,无论是块状、楔形、带状或是混合式,都是以平面的形态为标准,这样的布局形态适用于平原城市的绿地系统。山地城市绿地由于具有依附于自然山体水系的残存斑块量大、形态复杂、分布受地形制约程度高以及三维立体特征突出等特征,在布局结构上很难形成所谓的“点”、“线”、“面”相结合的、具有明确平面形态的模式。对于这一问题,虽然已有学者做了相关研究,如蔡云楠等总结山地城市“绿核+绿廊+绿网”的绿化模式[6],叶林等提出山地城市绿地布局应关注动态性耦合空间结构与空间功能之间的关系[7],赵珂等总结山地城市水系绿地系统的建构原则和方法[8]……然而,由于目前绿地系统规划编制相关标准规范的局限性,这些研究并未在山地城市绿地系统规划中得到体现,大量的规划编制成果显示,山地城市绿地布局结构还是模仿平原城市的布局模式,这种过分注重绿地布局平面形态,而忽略了山地城市自身特征的做法,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绿地的生态功能,造成了山地城市生态环境的破坏。以2002-2020版重庆市主城区绿地系统规划为例,在规划中提出了“绿环绕主城,蓝带分片区,绿廊隔组团,绿线串绿点,绿点满主城”的布局结构,其中“蓝带”只包含了嘉陵江和长江两侧的绿地,对于难以抽象概括出平面形态特征的次级河道,并未将其纳入布局的基本结构,这导致在后面的建设中保护力度不够,出现了次级河道被填埋,河流断流等现象,严重地影响了关键性的水文过程,对城市生态环境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破坏。(图1)

2.2 公园绿地选址的困境制约了绿地社会效益的发挥

在城市绿地系统的各类绿地规划中,公园绿地量大面广,与市民的休闲生活密切相关,同时,因其要占用城市建设用地指标,所以在各类绿地的规划中特别受到重视。理想的城市公园绿地布局是以不同规模、不同层级的形式均衡地分布于城市之中,使其服务半径尽可能达到全覆盖的状态,这样,既能满足居民的使用要求,又能有效改善城市环境。而在山地城市中,由于地形高低起伏、复杂多变,那些坡度平缓、适于开发建设的用地成为稀缺的资源,在城市规划中,这些用地往往留给除绿地以外的其他各类建设用地,以此来实现最大的经济效益,而山头、陡坡、深谷等不适宜进行大规模开发建设的用地则多规划为公园绿地。由于山地城市公园选址的这一特点,导致目前常用的、以二维服务半径的形式来检验公园布局合理性的做法不能完全奏效。在实际的建设中也常常出现山地城市公园可达性差、难以形成系统、难以满足均衡分布的要求等等问题,最终影响了城市绿地系统社会效益的发挥。

2.3 其他绿地的综合价值没有得到充分的体现

在《城市绿地分类标准》(CJJ/T85—2002)中,对其他绿地的含义有专门的界定,从相关的解释中可以看出,这类绿地的位置一般具有位于城市近郊或远郊,与城市的关系相对疏离,抵达的耗时相对较长等特点。而在山地城市中,其他绿地的位置与这些特点却不甚吻合,山地城市规划范围内保留了大量的山体水系的等自然区域,在规划中,这些用地大部分被划为了非建设用地,相应的在绿地分类上归为其他绿地。这些其他绿地往往毗邻开发建设用地,与城市建设用地之间是相互交融的空间关系,因此,与平原城市相比,山地城市其他绿地在改善城市生态环境质量、提升城市景观品质、满足市民休闲游憩活动需求等方面的综合价值更为凸显。然而,从现有的山地城市绿地系统规划编制成果来看,在各类绿地规划中,对其他绿地的规划往往都不够重视,除了提出规划原则外,并未有更进一步的具体保护措施和建设指引。在实践中可以看到,其他绿地在在山地城市的绿地保护和建设中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反而常常会出现受各种城市建设活动破坏、逐步被蚕食的现象[11],山地城市中其他绿地的综合效益就更难得到充分的发挥。

2.4 指标不能准确反映绿地的真实状况

绿地指标是反映城市绿化水平高低的基础数据,是落实城市绿地系统规划建设目标的重要手段。在我国现有的城市绿地系统规划编制中,无论是2002年之前用的”老三大指标”(绿地率、绿化覆盖率、人均公园绿地面积),还是在此之后开始启用的“新三大指标”(绿地率、人均的绿地面积、人均公园绿地面积),都是以面积计算为基础的二维指标,而在山地城市中,由于地形地貌的复杂性,存在着大量的斜坡绿地,以绿地平面投影面积为标准的计算方式,不能准确反映这部分绿化的量;另外,在山地城市中广泛应用的平台绿化、垂直绿化等形式的立体绿化,则在绿地指标中完全得不到体现。由此可见,现行的绿地指标不能准确地反映山地城市绿地的真实状况。这些具有山地特征的绿地无法在指标中得以体现,势必会影响到对这类绿地的重视程度,从而降低了对这类绿地建设的积极性,最终也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山地城市特色的塑造和生态环境的保护。

三/山地城市绿地系统规划调整对策

从上文的分析可以看出,山地城市绿地具有与平原城市截然不同的一些特征,然而,就当前山地城市绿地系统编制的普遍状况来看,无论是绿地分类,指标,布局结构还是专项规划等内容,均沿用全国通用的、适于平原城市的标准和规范。通过实践证实,这样的规划并不能很好地体现山地城市绿地的特征,也不能充分发挥山地绿地系统的综合效益。针对上文中提到的山地城市绿地系统规划存在的问题,笔者提出以下的调整对策:

3.1 以空间格局与过程关系入手,建构维持生态安全格局的绿地系统基本结构框架

城市绿地系统规划的首要目标是充分发挥绿地的生态功能,以保护城市的环境和生态安全,使其成为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基本保障。在山地城市中,要充分发挥绿地系统的生态功能,首先应该放弃单纯强调平面形式的绿地布局结构模式,实实在在地从认识山地城市的绿地特征,从分析城市空间的发展对自然过程的影响入手,建构维持生态安全格局的绿地系统基本结构框架。这一观点在已有研究中有相关专家和学者也已提及,但由于没有在规划编制操作层面给出具体方法和路径,所以目前在山地城市绿地系统规划中,并未得到很好地落实。

结合近几年的理论和实践探索,笔者认为在山地城市绿地系统的规划中,应利用3S技术,借鉴绿色基础设施评价方法(GIA)[9]和形态学空间格局分析法(MSPA)[10]等,首先对山地城市中现有的绿地残存斑块进行深入定量的研究,识别出那些规模大、生态价值高、生物多样性丰富的斑块,将其作为绿地系统链接的网络中心,加以严格保护;再借助水文模拟、风模拟以及微气候模拟等模型,分析水文过程、城市风环境、热岛效应等自然过程与绿地系统之间的耦合关系,在城市(区)空间布局层面,发现对恢复这些自然过程起着关键性作用的空间,结合山地自然地形地貌的特点,用绿地的形式加以沟通链接。通过这样的方式,建构能维持生态安全格局的山地城市绿地系统的基本结构框架,为山地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提供可靠的保障。因此,山地城市绿地系统的布局结构规划,要打破平面的、机械的“点”、“线”、“面”形态的固有思维模式,从三维空间的视角,以山体水系为依托,从城市的生态保护,市民的使用以及城市景观系统构建的需求出发,形成绿廊(滨水绿地)、绿脊(山体、山脊绿地)、绿斑(城市公园)、绿台(城市中的平台绿化)、绿墙(城市中的垂直绿化)以及绿网(道路绿地)等多种形式立体交织的绿色空间体系。(图2)

3.2 打破用地限制、整合空间资源,完善公园绿地体系的社会服务功能

公园是城市中对市民休闲生活影响最大的一类绿地,也是城市绿地系统社会效益发挥的具体载体。在公园绿地的规划中,结合城市功能分区及市民的使用需求,分级、分类、均衡地进行配置,可以形成社会服务功能完善的公园体系,充分发挥城市绿地系统的社会效益。然而,正如前文所言,在山地城市的公园建设中,由于与城市建设用地之间的矛盾,山地城市的公园在均衡布局和可达性方面有先天不足,影响了市民的使用。

针对这一问题,笔者认为,对于山地城市公园绿地的布局规划,在研究层面可以先突破公园绿地用地属性的限制,将具有公园特性的部分其他绿地和城市慢行道等纳入一并考虑,通过空间资源的整合,在城市规划区的整体范围,从市民的使用需求、城市生态环境的维护以及城市风貌的塑造等综合需求出发,统筹考虑具有公园特征的所有绿地的规模、类型、性质等,形成具有合理级配层次的公园型绿地体系,以补充城市公园的服务盲区,完善公园绿地的社会服务功能。其具体做法是:在满足国家规范和标准对公园绿地配置基本要求的前提下,针对山地城市的特点,可在建成区适度采用化整为零的手段,多设置一些规模不大的社区公园或街旁绿地,保障市民享有城市公共资源的平等性与便捷性;利用三维图形软件而不是单纯的规划总平面图,分析公园的可达性,对于那些不能很好满足服务需求的区域,可充分利用与建设用地毗邻、交通便捷、有一定建设条件的其他绿地,在其中建设必要的管理服务与休闲设施,补充完善山地城市公园绿地体系的不足;同时还应利用特有的山城步道串联起这些空间,形成社会服务功能完善的绿色空间体系。通过这样一些手段,可以弥补山地城市公园布局的不足,提升和完善公园绿地的社会效益。(图3)

3.3 借助现代分析手段精准定位,促进其他绿地的有效保护和合理利用

随着绿色基础设施理念研究的深入以及城乡统筹等政策的提出,其他绿地在城市绿地中的作用也越来越受到重视。山地城市中其他绿地量大,和城市建设区关系特别紧密,在现有的绿地系统规划中,对这类绿地粗放型的规划方式难以指导其未来的建设和发展方向,因此,对这一问题的调整对策是,借助现代分析手段精准定位,对其他绿地进行分类分级的研究,最后提出相应的规划建设策略,促进其他绿地的有效保护和合理利用。

首先,利用3S技术,借助于前文提到的绿色基础设施评价方法(GIA)和形态学空间格局分析法(MSPA)等,对城市规划区内的其他绿地进行评估,通过分类和分级的规划,对其提出不同的规划目标和建设对策。例如,对于那些面积大且景观连通性好,生物多样性高,对城市的生态环境起着关键性维持功能的其他绿地可划为一级网络中心,划定绿线,对其加以严格的保护,使其成为城市绿地系统基本结构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对于那些保护级别较低的其他绿地,则可以借助游憩机会谱[12]等方法,对其休闲功能和项目做出更为准确的定位,根据不同定位,在规划中提出相应的建设指引,协调其他绿地在保护和开发中出现的矛盾,最后达到有效保护和合理利用的目标。

3.4 建立具有山地城市特色的绿地系统补充指标体系

城市绿地系统指标不仅是城市绿地系统目标的细化和落实,同时也是城市绿地建设和管理的重要依据和风向标,因此,指标制定一直是城市绿地规划研究的重要内容。已有研究成果已提出在执行现行指标的同时,为了能更准确地反映各地绿地建设的状况,应制定更为全面的、层次化的指标体系[13];或增设“三维绿量”、“城市绿化结构指标”、“游憩指标”、“城市绿地计划管理指标”等补充指标[14]。而对于不同类型的城市,则更应该制定符合城市绿地特征的补充指标体系。

针对山地城市,在绿地系统规划编制中,现行的指标体系存在的最大问题是其他绿地的综合价值和立体绿化的量未能得到体现,因此,建议在执行国家统一的“三大指标”基础上,增加包括其他绿地和立体绿化相关指标在内的补充指标体系。

对于其他绿地,可以参见住建部2010年出台的《城市园林绿化评价标准(GB/T50563-2010)》的相关规定注,在这一标准的大框架下,以不超过20%为依据,确保把那些真正能发挥综合效益的其他绿地纳入指标计算。以“重庆市主城区绿地系统规划(2014-2020)”为例,该规划将这类其他绿地定义为“城市生态公园”,并规定“城市生态公园”划定的原则是:紧邻城市建设用地,或被建设用地包围,具备山体、水系、林地、草地、湿地等自然景观资源,对城市生态过程的维护有积极的作用,是城市生态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有一定休闲服务设施,能够满足市民游览观光、休闲运动需求的绿地。重庆市在绿地系统规划中的这一做法,可成为山地城市绿地系统规划中建立其他绿地补充指标的借鉴,由于该指标对其他绿地的分类建设起着引导性的作用,所以,在规划中应加强对这类特殊的其他绿地的专项研究,对其位置、规模、内容、作用和特色等做出具体的描述和严格的限定,以确保其综合价值的充分发挥,并在未来的建设中对其进行有效的保护和合理的利用。

对于立体绿化,则可增设独立的立体绿化指标,借助3S技术,可以统计平台绿化和屋顶绿化的面积,将其计入立体绿化面积指标;为鼓励立体绿化的建设,还可设置立体绿化率指标,即,立体绿化占城市绿地面积的比率,对于超过一定比率的,可折算成绿地面积计入三大指标的补充体系。用这样的方式可以达到鼓励立体绿化建设,以充分发挥其在山地城市特色塑造方面的作用。

四/结语

山地城市作为一种特殊的城市形态,在地形地貌以及城市拓展方式上都与平原城市存在很多不同之处。山地城市绿地系统规划一方面应满足国家的相关编制规范和标准,另一方面也要充分考虑山地城市的绿地特色,使其能切实有效地保护山地城市生态环境、改善城市休闲空间品质。从近年来城市绿地系统规划研究现状来看,无论是理论、实践还是相关技术的研究都有较丰富的成果,但相对而言,其中针对山地城市的研究还比较缺乏。本文也仅对山地城市绿地系统规划编制中出现的部分问题进行了阐述,所提出的对策也只是针对这些问题的初步探索,文中提到的部分方法虽已在实践中加以应用,但其效果还待进一步验证,另外对山地城市绿地系统规划的系统性和量化研究等方面还有待深入。在未来也希望更多的专家学者能聚焦山地城市绿地系统规划的研究,以形成一套科学完善的山地城市绿地系统规划系统方法,更有效地指导山地绿地系统的规划和建设实践。

注:该“标准”规定“在城市建成区内并且与城市建设用地毗邻的’其他绿地’可以计入绿地率计算”;同时还规定“纳入绿地率统计的’其他绿地’的面积不应超过建设用地内各类城市绿地总面积的20%”。

参考文献:

[1]赵万民.论山地城乡规划研究的科学内涵——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山地城乡规划学术委员会”启动会学术呈述[J].西部人居环境学刊,2014,29(04):4-9.

[2]黄光宇.山地城市空间结构的生态学思考[J].城市规划,2005,(1):57-63.

[3]肖笃宁等.景观生态学[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5年1月

[4]韩西丽,李迪华.城市残存近自然生境研究进展[J].自然资源学报,2009,(4):561-566

[5]孙春红.从生态学角度思考山地城市绿地系统[J].东南大学学报,2005,(7):201-204.

[6]蔡云楠,郭红雨.山地城镇绿化模式的探索[J].中国园林,2000,(1):43-46.

[7]叶林,邢忠,颜文涛.山地城市绿色空间规划思考[J].西部人居环境学刊,2014,(4):37-44

[8]赵珂,韩贵锋,唐淼.山地城市水系及其绿地系统保护规划——以四川省万源市为例[J].中国园林,2009,(3):74-78.

[9]邱瑶,常青,王静.基于MSPA的城市绿色基础设施网络规划——以深圳市为例[J].中国园林,2013,(5):104-108.

[10]付喜娥,吴人韦.绿色基础设施评价(GIA)方法介述_以美国马里兰州为例[J].中国园林,2009,(9):41-45.

[11]刘纯青,王浩.城市绿地系统规划中“其他绿地”规划的探讨[J].中国园林,2007,(3):70-73.

[12]符霞,乌恩.游憩机会谱(ROS)理论的产生及其应用[J].桂林旅游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6,(6):691-694

[13]刘滨谊,姜允芳.中国城市绿地系统规划评价指标体系的研究[J].城市规划汇刊,2002,(2):27-29

[14]刘骏,蒲蔚然.城市绿地系统规划与设计[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4ISBN7-112-06125-3

本栏目文章论文严禁转载
评论】【  】【打印本文】【关闭窗口
著名设计师及作品
 
查看详情
  重庆市花木公司
查看详情
  重庆市风景园林规划研究院
查看详情
  重庆市风景园林规划研究院
查看详情
 

渝ICP备11002947号-1
主管:重庆市园林局 主办:重庆风景园林学会 承办:重庆立意园林咨询有限公司
Copyright (C) 2006--2014 cqla.c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重庆菜袁路205号园林服务中心3楼(园林技校旁边) 邮件:944865067@qq.com
网站联系电话:023-63892447 15310091612
资质申报专线:023-63671842   023-63673738      学会电话、传真:023-63673736
网站QQ:944865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