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重庆园林 >> 正文

重庆主城区园林病虫害防控现状的思考

作者: 新闻作者:田立超,万涛 时间:2017-12-19 阅读次数:412

一/前言

园林作为城市文明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具有美化环境、净化空气、除尘降噪等功能,同时也是城市发展的一面镜子,反应了一个城市的精神面貌。

在城市绿地建设过程中,建设单位倾向于快速见效的园林景观及其观赏效果,大量异地调运苗木进行栽植,而土壤、立地环境改造等措施未能及时跟进,导致园林植物长势衰弱、病虫害发生严重,给园林植物养护部门带来沉重的工作负担。园林病虫害防控作为园林绿化部门的重要工作,常因专业性强、专业人员少、操作不科学等原因,造成防控工作事倍功半,不能有效遏制病虫害发生,同时还带来了环境污染等新问题。为此,本文简要分析了我市主城区园林病虫害发生及防控现状,并针对部分防控问题提出了相应的解决对策,以期为园林管理提供一定帮助。二/病虫害发生现状

根据近10年对重庆市园林病虫害进行普查结果进行整理发现,发生严重的病虫害种类如表11。

经过比对及结合相关资料[1]可以看出,近十年来,园林病虫害具有①刺吸类害虫发生严重(以方翅网蝽、蚜、蚧为例,常造成煤污病);②蛀干类害虫持续高发,危害隐蔽的特点导致防控困难(星天牛、银杏超小卷叶蛾及白蚁等);③潜叶、卷叶危害型害虫发生严重(如女贞潜叶跳甲等);④外来入侵性害虫危害严重(如方翅网蝽、超小卷叶蛾);⑤病害控制较为困难(如白粉病、炭疽病等)等几个方面的特点。

二/防控现状及存在问题

对病虫害进行及时防控,确保园林景观效果是一线园林管护单位的首要任务。在面对病虫害时,化学防治具有见效快、成本低等特点,容易成为防控工作中最主要的措施。但化学农药具有毒性,对环境的影响不容忽视,在城市园林中施用存在一定弊端,需专业人员按照相关规范进行防控工作。通过作者实地调查发现当前我市园林病虫害防控存在以下问题:

2.1 防控理念落后,专业人才匮乏

有虫治虫,有病治病,忽视前期病虫害监测及预防工作。在发现病虫害后,不进行种类鉴定,不调查病虫习性,不注重防控时机,咨询农药销售商(农业用药为主)开应急处置药方是多数园林养护部门采用的应对策略,易造成防效不佳、农药浪费、城市环境污染、人力资源浪费等问题。一线部门专业人才的缺乏造成园林病虫害防控缺乏科学的指导,病虫害防控无资料可依,无史料可查,防控的及时性、有效性难以保障。

2.2 缺乏行业标准规范

病虫害如何防控、何时防控无规范的现状造成当前园林病虫害防控均为爆发后的应急防控,化学农药的使用无可避免,但使用农药种类并无准入标准,造成低价、劣质、中高毒农药频繁使用、药剂成分不明等现状。例如作者实地调查中发现多地①园林养护中常使用氧乐果、水胺硫磷、毒死蜱、呋喃丹、百草枯等毒性极强的药剂,根据农业部2017年最新规定,上述药剂已在农林业中禁用;②某些品牌药剂为保障防控效果,内含国家禁用药剂成分或毒性极高的成分,但产品说明中并未注明。例如选择性除草剂中添加百草枯等灭生性高毒农药,造成园林植物死亡。

相较而言,农业部要求农药产品登记,且要完成药效检测、评估、毒理检测、环境评估等步骤方可上市销售,在2007年发布了农业行业标准《农药安全使用规范总则》,其他与农药生产、使用、环评等相关的标准、规范等共1284条,并在每年更新禁用农药种类。城市园林服务逾8亿人(2016年占比57.35%),直接影响城市形象、民众日常生活、环境质量等,城市园林中使用农药应更加注重药剂种类、药剂飘移、农药残留等环境安全问题。但由于建设后期病虫害防控缺乏行业标准规范,未对使用农药的种类、使用剂量、环境评价进行规范,造成园林养护中化学农药使用过量,对城市大气、土壤、地下水环境影响较大。

2.3 防控技术落后

防控技术落后主要体现在用药种类和用药方法两个方面。根据作者对全市主城区10个绿地管理部门的调查显示,当前有3个绿地管理单位存在使用氧乐果、敌敌畏、水胺硫磷、呋喃丹等毒性较大、挥发性强、气味大的农药作为主要防控药剂品种,9个绿地管理单位仅使用药剂喷雾手段进行防控,其中4个公园选择晚间人流量少时进行防控,8个绿地管理单位因药剂喷雾接到过群众投诉。环境低影响型方法注干施药、静电喷雾、灌根施药等方法在实践中使用有限。

2.4 无公害防控推广存在难题

当前部分地区园林部门尝试推广了诱虫灯诱杀害虫、微生物制剂、植物源药剂防控等方法,但由于成本较高、人为干扰大、防控效果缓慢、使用条件苛刻、使用方法较常规化学药剂复杂等问题,防控作业中不仅易造成资源浪费,且防控成效不佳。高投入但防效差的结果导致基层对使用无公害防控措施无积极性的现状。

三/参考方案

园林依托城市而建,有行道树、公园、绿化带等多种表现形式,是城市大众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元素,摆脱化学农药的使用,实现生态环境自我调控是最佳(终)的病虫害防控手段。但当前并不具备全面实现生态防控的基础,因此根据有害生物和环境之间的相互关系,充分发挥自然控制因素的作用,因地制宜,制定行业防控规范、做好预测预报工作、采用新药剂新技术,协调应用必要的物理防控、化学药剂防控、生物防控等措施,并使各种措施取长补短,协调运用,将有害生物控制在经济、景观损失允许水平之下,是较为科学的防控理念。

3.1 加强规范与标准制定

加强病虫害防控规范(何时防控)、防控技术流程(如何防控)、农药使用规范(如何使用、使用标准)等地方文件的制定工作,研究园林行业农药准入标准,参考农业中药效评估机制规范园林行业用药品种,制定城市园林病虫害防控标准体系,规范病虫害防控工作。

3.2 建立全市病虫害预测预报平台

预测预报是对区域病虫害进行调查与数据积累后,结合病虫害生活史、气候条件等,通过分析获得预测模型或结果,进而对病虫害未来发生情况进行预测的方法[2,3]。对病虫害进行有效的预测预报是指导科学防控、防止病虫害爆发成灾的重要基础。建设全市园林病虫害预测预报及防控信息平台,有助于借助大数据分析,实现重大病虫害的及时预报、预防,推动防控工作区域联动,统一防控。当前,重庆市风景园林科学研究院出版的《园林科技》包含重庆主城区园林病虫害通报及预测预报,相关部门可依此进行防控工作。

3.3 重视病虫害防控基础研究工作

加强病虫害快速鉴定、习性研究等基础工作,是推动园林病虫害精细化管理的必经之路。通过快速鉴定方法的开发、总结病虫害习性、环境影响因子等基础资料,有助于实践中防控对象的快速确定,明确各种病虫害发生的弱点,有利于因地制宜,制定科学防控措施。

加强病虫害综合防控体系研究工作,是推动园林病虫害科学防控的关键。研究适用于病虫害不同发生阶段的防控方法,并通过整合物理防控、天敌、化学防控等多种防控策略,将病虫害控制在可控范围内,最终成一套病虫害防控体系,是推进城市园林病虫害有序防控的关键。

3.4 加强新药剂新方法的示范与推广

化学药剂发展至今,已有多种新技术新产品出现,在保障防效的同时,可有效降低使用量,同时改变了使用方法,减轻了对城市环境的污染。

例如①农药纳米微囊技术[4]:该技术将化学药剂成分包裹在特殊材料(称囊壁)中,掩盖药物的不良气味并提高药物稳定性,形成缓控释制剂和靶向制剂,在害虫触碰时释放药剂,有效实现防控。且具有对人体无害、有效期延长至7周等特点。②农药增效剂[5]:通过提高药剂表面活性、表面延展性等指标,使农药效果得到有效增强,显著降低农药使用量。该类产品在保障药效的同时,降低了城市园林养护中的农药用量,降低了养护成本。③内吸性药剂进行灌根[6,7,8]:通过根系对药剂吸收,来实现树体带毒,实现病虫害防控,降低药剂喷雾对城市空气环境的污染(注:该方法涉及药剂需选择低毒、内吸性强的药剂,降低对土壤环境的影响)。

参考文献:

[1]孙琪.园林植物病虫害的发生特点与防治进展.现代园艺.2015(10)

[2]靳风玲.城市园林病虫害化学防治的危害及科学使用措施.现代园艺.2012(13):69-70.

[3]杨琼芳.城市园林植保污染与环境保护控制对策.云南环境科学.2004(23):135-137.

[4]杨建峰,卢忠良,祖晶晶,袁陪陪.阐述园林植物病虫害预防和防治.现代园艺.2013(12)

[5]王晓妍.园林病虫害网上查询诊断与测报的系统研究.农业与技术.2013(12)

[6]陈家鹏,吴晓忠,郑杰,彭超,何带桂,赵肃清.微胶囊的应用及研究进展.广东化工.2012(09)。

[7]冷阳.农药的环境友好与剂型的科技创新.农化新世纪,2007,(9):

[8]李超;李鹏;周扬;李传仁;周巍;夏文胜.吡虫啉、乙酰甲胺磷灌根和注干防治悬铃木方翅网蝽效果及残留研究.湖北农业科学.2011,(4)

[9]杨小丰,张立钦,朱云峰,李桥,张绍勇.不同药剂注干施药对悬铃木方翅网蝽的防治效果.浙江林学院学报,2010,27(2):320–322.

[10]Kumar N., Srivastava A., Chauhan S. S., Srivastava P. C.. Studies on dissipation of thiamethoxam insecticide in two different soils and its residue in potato crop. Plant Soil Environ, 2014, 60(7): 332-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