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重庆园林 >> 正文

中国古典园林命名艺术解析

作者: 胡婷婷,秦华 时间:2018-2-11 阅读次数:1604

——基于《中国古典园林史》的研究 

中国古典园林命名艺术底蕴深厚,不仅影响着设计意图的表达,提升景点的知名度,带来经济效益[1],还具有潜移默化的启迪教育作用,利于传承传统文化,带给人美好体验……与文学、绘画、造园等有类似之处,但园林命名本身不从属于其他艺术载体,具有相对的独特性,现有研究主要可分三类:第一类是以命名的文化内涵为切入点进行品鉴和颂扬,而缺乏具体命名技法上的探讨;第二类是针对江南名园展开,对私家园林命名分类、方法技巧、文化内涵进行了探析,但皇家园林、寺观园林、公共游憩园林等其他类型的园林命名并未提及,涵盖范围小构成其局限性;第三类是基于植物或植物景观的命名研究,优点是针对性强,缺陷是无法兼顾山、石、水等其他造景元素对园林命名的影响[1-10]。可见,以往作全面、系统分析的文章较为罕见,也就导致命名实践和理论研究的结合不够紧密。从笼统的文学赏析到细致的技法探析,直至具体的造景元素研究——园林命名已经上升到艺术创作领域,它因有自己独特的“讲究”而著称于世,如果说“精炼得体”是文字基石,那么“诗情画意”就是思想基准,也就是说文字和思想到底有怎样的关联,如何操作才能使文化、情感和美完美融合于几字名称之中呢?因此,亟须统一宏观的思想理念和微观的字词组合对中国古典园林命名的来源、原则、特征进行系统地归纳。中国古典园林跨越的时间很长,类型极为多样,很多园名景名早已消失于烟波浩淼的历史长河而为人所遗忘,基于《中国古典园林史》进行研究是因它代表着园林文化的精髓,是一座蕴藏着珍贵遗产的伟大宝库,史书中现存的名称本身就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值得被人记住。本文从此书选取安澜园、白石庄园等270个主要园名,选取8个著名园林的279个景名,其中圆明园“四十景”40个、香山静宜园“二十八景”28个、承德避暑山庄“七十二景”72个、颐和园47个、留园27个、拙政园28个、网师园14个、狮子林23个[2]。为了确保研究的可行性,园名的选取涵盖范围广,囊括了中国古典园林的四大类型,景名的选取涉及到的景观内容丰富,命名具备高水准。通过对大量典型的园名、景名进行深入和全面地分析、归纳和总结,有利于完善理论和指导实践。 

一/园林命名来源 

为了探究能用以指导实践的园林命名原则和特征,理清命名来源首当其冲,而中国古典园林命名来源贯穿了自然环境和人文历史,结合了实景和虚景,统一了具体和抽象——广泛且复杂,不可胜举。倘若从导论中的造景元素角度对命名来源进行分析,诸如人名、地名、时间、色彩等元素则会被遗漏,故将命名来源分为具象和意象(表1)两个方面进行探讨:具象是指客观存在着的或在认识中反映出来的事物的整体,如日月星辰、花草鱼虫等,是艺术创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意象,是指从具象事物中被抽取出来的相对独立的各个方面、属性和关系等[3-4],如情感、志向、思想、文化等,寓意深刻,能充分调动人们的想象力。例如梧竹幽居亭的梧、竹都是客观存在的具象实物,乃至清、至幽之物,取自“凤凰非梧桐不栖,非竹实不食”,而此处的意象为安享度日的恬淡心境。用具象和意象对命名来源进行分类的好处是简单清晰,较为全面系统。 

从表1可以看出,270个园名中,具象命名比意象命名更为普遍,而造景元素因其囊括了自然原有环境和人为再造景观,更能体现景点的形式和性质,故又在具象命名中所占比例最大。据统计,“建筑、植物、水、山、石、洞、云、光”出现的频次分别为“93、30、23、18、5、4、4、4”,可见,“建筑、植物、水和山”是园名命名运用最多的四种造景元素,其中,属于人为再造的景观的“建筑”出现频次最高,可推测凡是本身就具有人文底蕴的造景元素在园林名称中运用相较于自然原有景观更为普遍,也就是说运用人为再造景观元素命名可以对文化、情感和美进行再次升华。 

然而,园林命名来源涉及的范围广、含义深,仅从具象和意象分类角度分析命名来源诚然显得机械化,这可能局限命名人的思维,因为可能存在难以区分两者的情况,或者是同时存在的现象也难以分类。不过,这也并非难以定义。陈从周先生曾赞美我国古代园林取名相当费推敲,寓之以内美,予游者以不尽之意,也调侃过现代园林命名存在不得体的情况,如苏州虎丘新建的“万景园”名不符实,小小的山麓盆景园岂能自称万景园?引人啼笑皆非,若改名“半景园”或“半山园”则较为得体;又如苏州“万金园”,多即是少,过分夸张,亦不可取。总之,若抛开具象和意象,要用一个词总结,为园林正名,“文化”二字最为贴切!雕梁画栋、植物山石、诗词歌赋、历史典故和神话传说……凡是能体现文化、抒发情感、带来美感的万事万物,皆可为命名来源。 

二/园林命名原则  

倘若从文字构词出发,站在文学和美学角度,可归纳出园林命名应遵循以下四大基本原则:字音——音韵美,字数——语言节约,字义——明朗雅致,字魂——虚实相生。它们相互独立,又层层深入:字音、字数属于字面表达层次的要求,是现象;字义、字魂则追求更高的艺术修养,是本质。在命名时应将四大基本原则结合使用,并尽量同时满足,即遵循一般现象的同时抓住本质,在此基础上,再视具体实践情况,考虑突出地域特色、带动经济发展、促进社会进步等功效,即可水到渠成。 

2.1 音韵美原则 

人名取名以和谐动听、郎朗上口为佳,即具有音韵美,常采用的方法为双声叠韵取名法和平仄相调取名法,这在园林取名中同样适用。“双声”指相连的两个字的声母相同,如拙政园的拙政二字;“叠韵”指相连两个字的韵母相同,如姑苏台的姑苏二字。中国古典园林命名双声叠韵的使用,使名称读来倍感流畅,富有一种优美和谐的音韵美。现代汉语以阴平、阳平为平声,以上声、去声为仄声,园林名称读音如平仄相调,就会产生一种抑扬起伏、朗朗上口的音韵美,如:“平仄式”——松岛、西苑,“仄平式”——晋祠、个园,“平仄平式”——拙政园、积水潭,“仄平仄式”——上林苑、碧云寺;最忌仄仄相接,读来聱牙拗口,但“仄仄式”也适用于某些特殊情况,低沉的音韵可以强化字义的表达,如帝王宫殿“禁苑”,具有减少刺客擅闯、百姓误入的作用。 

2.2 语言节约原则 

270个园名中,字数为二、三、四、五、六、七个的园名分别为51、147、45、18、8、1个,占总园名数的比例相应为18.9%、54.4%、16.7%、6.7%、2.9%、0.4%;279个景名中,字数为二、三、四、五、六、七个的景名分别为11、156、95、13、2、2个,占总景名数的比例相应为3.9%、55.9%、34.1%、4.7%、0.7%、0.7%。由此可见,园名多为二、三个字,占总园名比例达73.3%,景名多为三、四个字,占总景名比例达90.0%,字数多为二、三、四个字,符合语言节约原则[5],利于传播使用;但字数少只是语言节约的表面体现,其内在要求类似于以实用、经济的字词对长句进行加工提炼,集中、凝聚原有语句的意义,以求言简意赅地突出主信息,精炼扼要地传达真情实意,准确地获得某种理想的表达效果,例如影园单单一影字,即可勾勒出园内的柳影、水影、山影、亭榭影,恍恍惚惚如诗如画。 

2.3 明朗雅致原则 

园林名称最终面向大众,命名应力求简明易懂、文艺兼备、新奇典雅。一方面园林命名应避免使用生僻字:如中国古典园林园名中罼(bì)圭灵昆园、弇(yān)山园、二牐(zhá)园等含生僻字的园林因不易识记,不易提高知名度,而为人所遗忘。另一方面,园林命名应追求更高层次的文化艺术水平,使园林景观富有意境美。倘若增加传统文化、诗词歌赋和历史典故的应用,增加儒家、道家、释家三大哲学思想的应用,会使园林命名更“体面”,例如退思园取意《左传》“进思尽忠,退思补过”,充分表达了园主人的操守准则。 

2.4 虚实相生原则 

“实”即较为客观地描述,直接反映表现对象,不带或少带主观的情感意志,“虚”即深层内容构联,上升到主观领域,景名与景观作品的主题、寓意相关联,并不仅仅停留在字面意义的层次[6]。如与谁同坐轩,“轩”为实,代表客观的园林建筑,“与谁同坐”为虚,表达主观的精神需求。景物为实,情感为虚;具象为实,抽象为虚;客观世界为实,想象之景为虚。虚与实乃辩证统一的关系,两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园林命名若做到将具体和抽象结合、显义和隐义结合[7]、隐藏与显露结合,则使名称更为饱满,充满灵气,充满诗情画意,形神兼备、无懈可击。 

三/园林命名特征 

3.1 构词方法特征 

3.1.1 结构模式 

园林命名的结构模式分为两种,一种是由专名和通名组成,称之为完全式;另一种则只由专名组成,称之为残缺式[5]。通名通常指名字后面约定俗成的一两个字,如X园、X庄、X草堂、X溪、X亭等。专名则指位于通名前的字词,起着修饰通名的作用。本文选取的270个园名和279个景名的结构模式统计如下: 

265个完全式园名的通名(表1):与建筑相关的通名:台5(数字表出现次数,下文同)、亭4、书院3、草堂3、观3、别业3、山房2、别墅1、居1、庵1、堂1、祠1、庐1、阁1;与水体相关的通名:湖7、池4、潭1、塘1、溪1、沼1、海1;与地形相关的通名:谷2、山2、江1、岛1、石林1、岳1、洞1;与区域相关的通名:园124(其中花园10、宅园3、庄园3、公园2)、苑23、宫22、寺20、山庄4、庄4、村2、王府2、圃2、林2、社2、相府1、院落1、囿1。 

5个残缺式园名:罗布林卡、柳湖春泛、西园曲水、乐游原、卷石洞天。 

183个完全式景名的通名:与建筑相关的通名:亭30、轩18、馆13、楼13、堂13、阁11、门6、斋6、舫5、殿5、室4、屋3、桥3、居3、所3、廊2、山房2、厅2、台2、窗1、檐1、墅1、榭1、阙1,如玉带桥、涵碧山房、花蓝厅等;与水体相关的通名:泉7、湖1、泮1、濠1、池1,如玉孔泉、知乐濠、浣云池等;与地形相关的通名:峰6、岩3、坞2、屿2、堤1、埭1、山1、坡1、洲1,如冠云峰、璎珞岩、芝径云堤等;与区域相关的通名:园4、村1,如古五松园、北远山村等。 

96个残缺式景名:四个字的72个,如金莲映日、水流云在、水木自亲等;三个字的22个,如般若相、青未了、胎阳阿等;两个字的2个,为绿荫、玉瓮。 

270个园名中,共有完全式265个,占总数的98.1%,残缺式5个,占总数的1.9%;279个景名中,共有完全式183个,占总数的65.6%,残缺式96个,占总数的34.4%。可以推断,中国古典园林的园名和景名皆完全式较多,残缺式园名较为少见。园名和景名的通名皆可分为四类,一般为与建筑、水体、地形、区域相关的字词。园名的专名主要分为人名作专名、物名作专名和地名作专名三大类,其中人名作专名又可分为姓名、姓氏和官名称谓作专名三类,地名行政区域、自然实体和方位词语作专名三类,物名作专名分为植物、水、山、石和其他元素作专名五类。相较于园名的专名,景名主要为物名和地名作专名,而较少有人名作专名。  

3.1.2 拆字组词 

拆字与组词是针对专名字词的选择提出的,汉字是由象形文演化而来,本身就蕴含丰富的故事,都普遍遵循一定的结构规律。假如专名只取一个字,那么可以运用拆字法。例如扬州个园以竹石取胜,园名中的“个”字,取了竹字的半边,也因为竹子顶部的每三片竹叶都可以形成“个”字,应合了庭园里各色竹子,表达了主人的情趣和心智[8]。假如专名取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汉字,那么除了单独理解每个字,还要考虑到每个字之间的相互作用,这就是组词。无论把专名字词拆开理解,还是结合解读,皆应力求给人极富内涵和诗意之感。 

在运用拆字组词特征命名的过程中,还要注意考虑专名字词的词性倾向(有的字具有多种词性,此处指普遍的词性倾向)。279个景名中代表性名词:云29、山17、香16、峰11、水11、天8、石8、松8、泉7、月7、远7、翠7、春6、雪5、花4、雨3、秋3、霞3、雾1等。279个景名中代表性动词:听、观、坐、看、读、望、写、养、倚、见、涌、驯、游、映、鸣、栖等。类似于英文的词组追求灵活多变,富有词性变化的组合更生动而耐人寻味。 

1)一动一名:如浸月亭,浸(动词)+月(名词); 

2)两个动词:如倚望楼,倚(动词)+望(动词); 

3)两个名词:如兰雪堂,兰(名词)+雪(名词); 

4)形容词加名词:如香山寺 ,香(形容词)+山(名词); 

5)形容词加动词:如流碧树,流(动词)+碧(形容词)。 

3.1.3 具象意象 

选取的园名中,具象类包括人名、物名、地名、时间、色彩等(表1),有的园名可能出现不同的具象类元素,故总次数记作298次,其中人名包括姓名、姓氏、官名、称谓等,出现33次,占总次数的11.1%,物名包括建筑、植物、水体、地形[9]等,出现180次,占总次数的60.4%,地名包括行政区域、自然实体、方位词语等,出现69次,占总次数的23.2%,时间和色彩出现16次,占总次数的5.4%。可见,园名命名物名和地名出现的频次最高,也就意味着中国古典园林的园名倾向于体现园子的造景元素和方位。意象类包括文学诗词、神话传说、历史典故、情感哲思等,出现90次,如拙政园,取意潘岳的“拙者之为政”,园名表达了命名者不愿与世俗同流合污,要做个一尘不染的清廉者的志向追求。由于意象类常为多领域交叉,其分类不作深究。 

选取的景名中,具象类来源以物名为主,较少使用人名、地名进行命名,意象类命名来源和园名相同。对景名具象类物名字词统计如下:建筑字词有书院、馆、居、书屋、台、山房、簃、院、村、殿、楼、舫、斋、亭、寺、轩、室、窟、庵、间、门、堂、塔、阁、所、檐、榭、窗、墅、船、坞、阙、桥、廊、厅等,如勤政殿、松鹤斋、清晖亭等;植物字词有桐、杏花、兰、木、松、芙蓉、荷、森、芳、梨花、金莲、枫、菱、莲、萍、树、花、玉兰、柳、荫、梧、竹、海棠、樾等,如曲水荷香、梨花伴月、柳浪闻莺等;水体字词有濂溪、濠、流、泠、影、水、澹泊、鱼、湖、雨、波、泉、湖、渡、源、澜、池、涌、泮、澄、漪等,如双湖夹镜、雨香馆、三潭印月等;地形字词有山、峰、皋、崖、洲、坪、岩、堤、壑、峰、岭、屿、礅、渚、埭、坡、岛、洞、陵等,如栖月崖、驯鹿坡、洞天深处等;色彩字词有碧、翠、绿、青、绚等,如碧桐书院、翠微亭、青未了等;时间字词有春、秋、晨、霞、月、霜、暑、雪等,如武陵春色、绚秋林、唳霜皋等;其他为云、香、天、石等,如绿云舫、香山寺、小西天等。其中建筑和植物的使用频次最高,也就意味着中国古典园林的景名倾向于体现景点的造景元素,以建筑和植物为最。 

综上可见,具象类命名侧重写实,意象类命名侧重写意;具象类命名可直观地表示景点的诸多特征,意象类命名利于言情述志;在同一景点名称中,具象类和意象类字词可同时存在,也可只选其一,具体如何选取具象意象元素,既与景点本身特征有关,亦与命名人喜好有关,将文化、情感和美贯穿其中是宗旨。 

3.1.4 定位定量 

方位词可以表示方向或位置,如上、下、前、后、左、右、东、西、南、北、里、外、中、内、旁。园林命名中使用方位词,可以更直观清晰地表示景点的方向和位置,利于游客游览,也使园名景名易于识记,利于信息传播。本文选取的中国古典园林园名中包括的方位词有西12、东8、南4、北3、内3、上2、后2、中1,共出现35次,占园名总数的13%,如西湖、东园、南苑、北苑、后苑等;选取的景名中的方位词有东2、西6、北4、南1、上1、下1、中1,共出现15次,占景名总数的5%,如东八所、西峰秀色、北远山村、南山积雪、上下天光等。可见,方位词在中国古典园林命名中普遍适用,其中园名比景名使用方位词的频次更高,可以推断大尺度、大规模的景点宜用方位词传达地点信息。 

量词可以表示数量单位,中国古典园林命名中运用表示面积和数量的量词,可以精简地表示景点的面积的大小和数量的多少,带给游客初步的尺度感受,利于想象和判断景点的尺度规模。大、小、亩等表示面积的大小程度,半、一、二、两、双、三、四、五、八、九、十、十七、三十六、百、千、万等表示数量的多少状况,如大明湖、小莲庄、半亩园、一片云、千尺雪、万树园等。本文选取的园名景名中,表示面积和数量的字共出现了51次,占总园名景名的9%,其中景名中表数量的词出现频次比园名高,可以推断用数量词作名称能直观地表达景点细节,即小尺度、小规模的景点宜用数量词传达细节信息,如十七孔长桥,直观地指出了桥孔的数量。 

园林景观命名所涉及的景点范围大到如几百公顷,小到亭台楼阁轩榭,直至一花一草一木。从中国古典园林命名来看,大尺度的皇家园林命名普遍倾向于体现恢弘气势,其性质是面向大众的,便于体现皇家权威和流传千古;小尺度的私家园林命名则是面向小众的,普遍倾向于体现诗情画意,更注重于抒发文人墨客的个人情感,寄托精神追求,给人想象空间和美的感受。园林景观命名应该与其体量相协调,以更好地与园林的建造目的相统一,从而体现建造意义。 

较大体量景点的命名倾向: 

1)体现方向位置。如杭州西湖的“西”、承德避暑山庄的“承德”。 

2)表达深刻哲理。如圆明园的“圆明”二字意为圆融和普照,完美和至善,既体现了做人的至高境界,也指园子享誉于世。 

3)展示磅礴之气。如“大明宫”暗指了宫殿是当时的政治中心和国家象征。 

较小体量景点的命名倾向: 

1)描述园林要素(建筑、植物、山水等)。如展现植物文化的“兰亭”、展现山水形态的“三潭印月”。 

2)抒发个人情感。如苏州园林拙政园中一亭,表达了园主人对官场失意的自嘲。 

3)展示诗情画意。如镜桥取意李白诗“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突出了水清如镜,如诗如画,明媚秀丽。 

3.2 文化内涵特征 

3.2.1 诗词的引用 

将诗词引入园林景观的命名体现了浪漫情怀,应注意引用诗词不是从诗句中随便找一个词语生搬硬套于园名景名上,而是经过再三斟酌,精心挑选更贴合主题、具有美感和意境的字词。一种是直接在诗句中截取相邻具有画面感的字词,如陶然亭:取意白居易诗“更待菊黄家酿熟,与君一醉一陶然”。另一种是截取诗句中不相邻的字词,再进行组合构词,成词具有动作感,如留听阁取意李商隐诗“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 

3.2.2 通感的应用    

文学创作中的通感用生动的语言描述意象,使人阅读时产生联想,引起感觉的挪移转换,听觉、视觉、嗅觉、味觉、触觉等各种官能可以不分界限地沟通,即将本来表示甲感觉的字词移用来表示乙感觉。将通感应用于园林景观命名,让人有身临其境之感,颜色似乎会有温度,声音似乎会有形象,冷暖似乎会有重量,如闻其声,如见其形,如品其味,如游其中。如“雨香馆”的命名就调动了听觉和嗅觉,“雨”使人联想下雨的声音,“香”使人联想建筑附近植物的味道,别致而富有诗意。 

3.2.3 谐音的运用 

谐音为文学创作手法之一,特点是同音不同字。在园林命名中运用谐音利于生动形象地叙写历史故事或者表达吉祥寓意。如留园原是明代官员徐泰时的东园,清代刘恕改筑,称刘园,后盛旭人购得,取留与刘的谐音,始称留园。“留”是指园子本身曲折的历史,何其幸运方可存留至今,还是指园子景色宜人“留”得住人,请君“留”下居之?谐音的妙处在于委婉含蓄,引导观者联想,去探其真味。 

3.2.4 典故的采用 

园名引用典故,可表达美好寓意[10],既典雅生动又含蓄有致。如杜牧《赤壁》“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诗中感叹的是曹操兵败赤壁的故事,中国古代曾有过长安建章宫双圆阙上铜雀的鸣叫能带来丰收的传说,命名铜雀台时,可能取用了铜雀的吉祥意义。可见,在园林命名中用典可使名称既简洁精练又辞近旨远,富有故事感、情节感、文化感和历史感。 

四/结语  

当我们对中国古典园林命名进行艺术层次的深入分析时,不难发现,正是从宏观的思想理念到微观的构词艺术不同的认知角度,从根本上为命名人奠定了思想基础,弥补了传统分类命名角度的缺陷——小家子气和生搬硬套之感。我们应以一种新的视角去审视园林景观的命名,即站在艺术创作的高度――理清命名的具象和意象来源是前提,遵循音韵美、语言节约、明朗雅致和虚实相生四大基本原则是基础,考虑结构模式、拆字组词、具象意象、定位定量四大构词方法特征和引用诗词、应用通感、运用谐音、采用典故四大文化内涵特征是途径,将命名来源、原则、特征融会贯通,创造出富有文化、情感和美的名称是最终目标。此过程复杂而微妙,若要做个高度概括,可归纳为字与词的交响——斟酌语言文字,考虑造景元素、方位尺度、文化情感和美的追求等,意不在探索具体的命名步骤,而在于为命名人提供思路参考,为大众提供艺术鉴赏参照。 

中国古典园林命名有着强烈的历史背景和时代性,跟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发展息息相关,因此我们在古为今用时应注意一方面继承和发扬博大精深的古典园林命名艺术,力求园名景名别致出彩;另一方面摒弃和去除不适用的成分,与时俱进,创新和探寻更丰富的命名艺术。相信不久之后,中国现代园林的命名会有所突破。 

参考文献: 

[1]吴晓红,李延夫,王立平.简论命名与园林景观[J].吉林蔬菜,2015(4):38-39. 

[2]周维权.中国古典园林史[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2008. 

[3]王美仙,李旻.基于植物或植物景观的园林景点命名研究——以北京市公园为例[J]. 中国园林, 2015, 31(11):86-89. 

[4]金荷仙,华海镜,周慕真,等.园名景名的取名方法及其文化内涵[J].浙江农林大学学报, 1999, 16(3):303-307. 

[5]李玉堂,方茜.中国古典私家园林中的名称文化初探[J].新建筑,2005(5):92-93. 

[6]徐萱春.中国古典园林景名探析[J].浙江林学院学报,2008,25(2):245-249. 

[7]席岳婷,魏峰群,马耀峰.旅游风景区景名规划设计[J].建筑科学与工程学报, 2006, 23(3):81-85.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