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重庆园林 >> 正文

重庆綦江区中华村人居环境建设问题探讨

作者: 徐世伟,刘博,何思君 时间:2018-7-2 阅读次数:699

中共中央、国务院于2018年1月发布《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和2月公布《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提出以“干净、整洁、便捷、融入自然”的乡村人居环境建设目标[1],实施好乡村振兴战略对我国建设现代化农业强国、农民过上幸福美好生活具有重大战略意义。全国已经在多地进行几年的美丽乡村建设试点,乡村人居环境也得到改善;但离“干净、整洁、便捷、融入自然”的乡村人居环境存在较大差距,尤其在山地乡村人居环境建设中也存在一些不容忽视问题,现以重庆綦江区中华村的人居环境建设为例,探讨山地乡村人居环境建设。

一/中华村人居环境建设现状

1.1 村落自然状况

中华村位于綦江区永城镇西北部,永城场镇四周为中华村域,村域面积6.10平方公里;整体地势海拔东高西低,海拔介于340米至636米之间,村域海拔高差263米,既有陡坡、缓坡,又有浅丘、平坝、大山,零散的村民院落点缀其间,具有山地乡村代表性(图1,图2)。

1.2 村落人居环境建设状况

社会经济:中华村共有户籍人口3577人,户数1089户;村子以传统农业和大棚蔬菜等现代农业以及晚熟柑橘果园等特色农业为主,兼有预制构件厂等第二产业和休闲农家乐等第三产业,2015年村民人均年收入约为15287元,经济为綦江中上水平。

村落布局与建筑:中华村是山地乡村比较典型代表(图3),具有山地乡村地形地貌特征,加之受地域文化影响,村落居民点规划布局以多点分散式布局为主,局部有独户居住。村内住房多为砖混结构,在建造年代方面,村内60年代以前修建的建筑占比10%,2000年以后修建的建筑占比50%。   

地方人文:中华村是“永城民间吹打”故乡,有300余年历史;2008年,“永城民间吹打”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村内还有中华寺、凤冠山石刻、王良故居、台子上民居等民俗民风、古迹、名人故居。

二/人居环境建设存在问题及分析

2.1 存在问题

中华村从目前乡村人居环境建设中存在主要问题是:第一,乡村规划有缺失、指导性较差,不能有效对空间进行管控,乡村产业粗放,经济效益普遍较低。第二,多数村民住房简陋,配套功能不完善,污水乱排,乱堆乱放,村容村貌较差,居住环境的“脏乱差”现象较为突出(图4);传统乡村建筑破败,不能有效保护利用乡村传统建筑(图5)。第三,村内交通、供水等基础设施有待进一步完善,部分村民出行、生产生活不方便,少数村民在干旱存在缺水,抵御自然灾害能力较低(图6)。第四,多数乡村垃圾收集设施比较简陋,存在垃圾臭味、污水外泄(图7);垃圾收运设施还没有延伸到村内居民点,村民倾倒垃圾不方便;因乡村交通因素,垃圾收运处置成本较高;乡村公厕较少,村民和外地游客不方便;乡村污水处理设施较少,破坏生态环境,也造成乡村环境较脏。第五,乡村绿化较差,绿化单一、单调,大多数道路以及广场、村落院子的绿化基本没有,当地乡土植物如香樟、黄葛树、栾树、香椿、柑橘、李树、楝树等没有得到很好开发利用,部分溪河湖堰塘周围遭到侵蚀、人为破坏严重,农田、果园等建设生产性较重,景观层次较低,没有与当地自然环境融入(图8)。第六,地方人文没有得到较好传承保护利用,如有300余年历史的“永城民间吹打”人气不旺以及中华寺、凤冠山石刻、王良故居、台子上民居等地方人文没有得到保护开发利用。

2.2  源由分析

2.2.1 乡村规划编制与其它各项规划没有做到高度融合。

乡村规划编制主要依据《城乡规划法》、《县域村镇体现规划编制暂行办法》(2006)及住建部相关法律法规,其它各项规划依据其相关法律法规进行编制,它们标准和内容有差别,导致乡村规划与其它各项规划可能存在冲突。乡村规划不能形成“多规合一”,不能以一张规划蓝图指导人居环境建设。因乡村的特殊自然环境,它需要较多的资金,而目前各个部门(包含国土、水利、农业、住建、交通、环保等)对乡村人居环境建设投入有限,他们各自为政对乡村人居环境建设,浪费较大资源,不能形成合力,建设成效不明显;这造成不能从规划源头上治理农村人居环境的“脏乱差”及“农村生态环境恶化”。

2.2.2 规划组织实施主体错位,不能充分发挥调动乡村居民主动性。

目前大多数乡村规划由乡镇政府组织实施,村委会不是乡村规划组织实施的主体。乡村规划本来属于乡村自己的事务,它不仅牵涉村里发展的大事,也涉及到每个村民切身利益的大事;但是多数乡镇政府为了政绩或者其他需要,代替村委会作为乡村规划组织实施者,村委会只是名义、摆设,村民自始至终都没有机会参与自己的乡村规划,村民对此一无所知或者知之甚少,编制乡村规划时没有倾听村民意见和建议,乡村规划不能满足村民需求,村民对人居环境建设没有积极性、主动性、能动性。

2.2.3 乡村规划编制的内容比较粗放,与实际有较大差距,没有操作性。

大部分现有的乡村规划大都呈现程序化、公式化、概念化、简单化,千村一面[2];没有对乡村作深入调查研究,基础数据不详、不清,没有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导致乡村规划与实际有较大偏差,无法实施,乡村规划指导性、操作性较差;乡村景观规划与乡村产业规划结合较差,乡村产业规划主要侧重于生产方面,乡村景观性较差,特别是农业产业。

2.2.4 村民文化素质普遍较低、现代化农业生产技能较差。

村民的民风淳朴,但乡村居民的乱堆乱放、随意抛洒垃圾、污水乱排等陋习比较严重,乡村人居环境的“脏乱差”、生态环境污染比较严重,这在山地乡村表现比较突出。这主要受乡村的落后观念和乡村居民文化教育程度普遍较低所影响;一项调查数据显示:有超过50%的农民不知道灌溉用水过多等于浪费,有超过40%的农民不了解过量施肥会造成环境污染[3]。村民文化程度较低,他们普遍掌握现代农业生产技术较少,不能满足现代农业生产的需求,对乡村人居环境建设有较大影响。

2.2.5 地方人文没有与乡村产业进行深度融合,导致乡村产业发展受限。

地方人文没有与乡村产业进行很好融合,一些产业发展效益比较低下,反过来影响乡村人居环境建设。比如“永城吹打”这个非遗文化没有与永城休闲观光农业紧密结合起来,它们几乎没有联系,没有形成文旅结合,没有形成文化搭台、休闲观光唱戏的局面;致使“永城吹打”的名气不兴旺,后继无人,传承困难,而反过来影响休闲观光农业的效益。

三/人居环境建设的问题对策

3.1 乡村规划与其它各项规划高度融合,形成“多规合一”的乡村规划。

乡村规划与其它各项规划建立有机联系,各项规划与乡村规划同步进行;尽量建立统一的规划技术标准和内容,把乡村规划专业知识与其它各项规划专业知识结合起来;规划师应与相关专业技术员密切配合,建立现代特色农业产业数据库,应用大数据对现代特色农业产业进行规划,乡村规划与现代特色农业产业、乡村旅游等紧密结合,形成“多规合一”的乡村规划。统一的一张山地乡村规划蓝图,有利于整合各种建设资源,形成合力;便于集中统一有计划有重点进行乡村人居环境建设,乡村人居环境建设也比较容易见成效;使其乡村规划具有较强的指导性、操作性,从规划的源头上能够实施乡村人居环境的改善,控制对乡村自然环境影响。

3.2 村委会回归乡村规划的主体,充分调动村民的积极性。

乡村规划是事关乡村发展的大事,它牵涉村民切身利益。村委会作为村民代表,理应承担乡村规划的组织实施者,使其全体村民成为乡村规划建设决策者;而政府作为服务者,起协调、引导、帮扶作用;规划师及相关技术人员作为参谋者,为乡村环境建设提供智力支持。根据英、德、日、韩等发达国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经验和国内江浙粤等发达地区的美丽乡村建设经验表明,村委会作为乡村规划的组织实施者,由全体村民决策乡村规划,使村民才会成为乡村规划的拥护者;村民才会在乡村人居环境建设中积极行动起来,主动参与,发挥他们的创造力,更加有力推动乡村人居环境整治,建设自己美丽家园。

3.3 结合实际,精心编制乡村规划。

根据特殊地形,结合当地人文自然环境,精心编制符合当地实际的乡村规划,充分发挥规划的引领、指导、控制作用,使其在乡村人居环境建设中能够有章可循;编制乡村规划时,应注意以下几方面问题:

第1,合理布局乡村居民点。乡村居民点宜采用小集中分散式布局,每个居住点至少不低于3户,避免居住点的单家独户,居住点随地形地貌进行规划设计,避免街道化、城市广场化;这既考虑地形、当地村民生活风俗习惯、方便村民农业生产,同时又兼顾考虑乡村基础配套及服务设施建设和运行维护等方面投入。规划师、政府、村委会应向村民作好沟通、解释工作,让村民理解支持,在村民危房改建中逐步消除单家独户。

第2,设计合理、有乡土特色的村民住房。建筑之始,产生于实际需要,受制于自然物理,非着意创制形式,更无所谓派别。其结构之系统,乃形式之派别,乃其材料环境所形成[4]。村民院落规划设计结合山地地形地貌,与自然环境有机融合,房屋布局合理、功能设施完善,生产储存区与生活储存区分开,家庭生产区与生活区要分置,要满足村民生产生活需要与方便;注重传统民居保护,注重地方建材开发利用,充分吸收传统民居建筑特色,塑造地域特色乡村建筑;居住点统一规划设计生化池,居民的污水统一排放到生化池进行预处理,不让污水乱排。村民住房环境做到“干净、整洁、有序”,村容村貌良好。

第3,乡村景观与乡村产业结合。在规划乡村产业时,特别是现代特色农业产业,应充分结合当地的乡村景观,对乡村景观进行规划设计;注重乡土植物开发利用,注重田园山林保护利用,恢复山林生态植被,注重河湖塘保护,防止河湖塘岸侵蚀,修复河湖塘生态环境,尊重自然;考虑乡村园林设施、灯饰、当地特色小品、道路、公厕等设施的设置,充分结合当地道路、广场、居民点院落、文物古迹、田园、山林、河湖塘乡村水系等方面的绿化景观,丰富乡村景观,让乡村赋有乡情、乡调、乡愁,全面融入自然,与自然和谐;乡村产业具有特色,更好促进乡村经济的发展。

第4,因地制宜完善基础配套服务设施。结合实际,完善乡村道路交通网络,方便村民出行和生产需要。村民尽量使用自来水,无法通自来水的居民点,可利用山泉水、井水建立小型供水池,保证村民供水的水质及水压。完善垃圾收运设施,在每个居民点设置密闭垃圾桶,把垃圾收运设施延伸居民点,方便村民倾倒垃圾;乡村尽量设置密闭垃圾箱,保证村容村貌干净、整洁,不污染环境;及时收集处置农业生产产生的白色垃圾,不能让白色垃圾污染农业土壤;适时开展乡村垃圾分类收集处置,将易腐烂的有机垃圾运到生活垃圾堆肥处理厂进行处理,将农业生产禽畜粪、枯枝败叶和居民生活垃圾、人粪进行集中处理、资源化利用,使其资源循环化,有利于乡村生态建设。公厕与乡村景观建设同步进行,方便村民和游客的游憩生活。因地制宜建设乡村污水处理设施,可在几个临近的居民点集中建设污水处理池,也可根据当地乡村地形地貌建设湿地、生态塘等生态的污水处理设施,将处理后污水进行资源化利用,可用于冲洗厕所、圈舍、院落、农业灌溉等水质要求不高之处,实行分级供水,减少对优质水依赖,特别对缺水的乡村尤为重要。

3.4 加强对乡村居民宣传教育和人才培养。

利用乡村文化中心举办培训班,培训基础文化知识、现代农业生产技术,走村串户宣传卫生知识、环保知识,努力提高乡村居民的文化素质,培养良好的卫生习惯,增强环保意识,提高专业技能,就近就业或者创业,减少村民外流和“空心村”,让村民积极主动投入到乡村人居环境建设中。

3.5 加强地方人文与乡村产业结合。

在保护好地方文化及古迹前提下,充分利用地方文化及古迹与乡村产业有机融合,特别是乡村休闲观光农业结合;形成“文化搭台、经济唱戏”的互动局面,地方文化得到传承和发扬,乡村产业得到提升壮大,相互促进发展,进一步促进乡村人居环境建设持续深入。

四/结语

乡村的人居环境建设事关村民的切身利益,而且还关系到美丽乡村建设、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因山地乡村特殊性,以“干净、整洁、便捷、融入自然”的山地乡村人居环境为建设目标,以重庆綦江区中华村人居环境建设为例,致力山地乡村人居环境建设问题探讨,分析对山地乡村人居环境建设的影响因素,提出解决影响人居环境建设的对策和方法;若该对策和方法有不完善之处,以期在今后山地乡村的人居环境建设中不断总结完善。

参考文献:

[1]中共中央  国务院. 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方案,2018、2

[2]戴帅等.上下结合的乡村规划模式研究[J]规划师.2016,(1):16-20

[3]李渊涛.公共服务视角下的农村环境保护[D]. 武汉:华中师范大学硕士论文 2013,(05-29)

[4]梁思成. 中国建筑史[M].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