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 >>综合新闻 >> 正文

他用一生书写传奇——纪念梁希先生逝世60周年

作者: 佚名 时间:2018-8-9 阅读次数:1104

梁希(1893—1958),浙江吴兴人,我国著名林业教育家、林化专家、社会活动家、中国现代林业的杰出开拓者、九三学社创始人之一、民国时期中国知识界反独裁争民主的一面旗帜、中华人民共和国首位林业部部长。

梁希,出生晚清,蹉跎民国,30岁奔东洋,40岁赴西洋,为的是实现潜藏心中多年的科学救国的宏大心愿,为的是早日让祖国“黄河流碧水,赤地变青山”。在政治方面,他始终追求进步;在研究方面,他总是百折不挠。梁希的一生,与林业有不解之缘,如其所说,“我对森林有特殊的偏好”,“我认为森林对人类太重要了”。

梁希全家福 左一:次子梁超;左二:梁希;右一:孙子梁锭;右二:长子梁震

舞象之年 初试啼声

梁希的祖辈、父辈、兄弟个个饱学诗书,金榜有名。梁希在少年时便被呼以“两浙才子”,他自幼苦读,勤奋异常,功夫不负有心人,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年仅15岁的梁希先声夺人,轻取秀才。一时间,梁希的美名便传扬开去。

梁希的美名还在于他的“诗词歌赋”,洋洋千言,倚马可待。1948年,65岁的梁希应邀赴台湾考察林业。6周时间里,他登高山、穿林海,实地考察整个台湾省,之后和朱惠方合写了3万字的《台湾林业视察后之管见》,涉及台湾全省林业的经营管理、造林护林、采伐利用,内容详实,例证充分,体现了梁希严谨求实的科学态度,后由林业管理局刊印发至所属各林场。

梁希留下的40首诗,展现了他才华冠绝的另一面。在此恭录一首,“婆娑杉木向天参,手泽长留海客谈,叹息琅玡道旁柳,树犹如此我何堪。”

1923-1927年梁希在德国萨克孙林学院从事研究和学习

弱冠青年 负笈海外

青年梁希身处清朝末期,当时,清政府连遭败绩,有血性的读书人岂能坐视.1905年,22岁的梁希入读浙江武备学堂,一年后,“以体格不合,未能入选军官”,后因成绩特异而官派至日本留学军事。弱冠青年,从此走出国门,负笈海外。然而,城头变幻大王旗,武备救国的梦想很快因袁世凯称帝而破碎,梁希一度陷入彷徨。留学期间,日本山清水秀、绿树葱葱的景象唤醒了梁希科学救国的梦想:要改变祖国面貌首先要改变祖国的山河面貌;日本人的穿着大多来自人造丝织品,它是用植物纤维提取纤维素,通过一系列的反应把分子链打散,使纤维素从大分子结构成为小分子结构,通过带小孔的喷丝头喷出,在硫酸等催化剂的作用下,小分子重新组合成大分子并形成固体。通过后期的洗涤和其他加工方式就成为了人造丝。梁希终于找到了一门富国利民的新兴学科。30岁这一年,梁希毅然转投东京帝国大学农学部,专攻林产制造化学。三年之后毕业回国,任教国立北京农业大学林科,七年后,40岁的梁希因仰慕德国林化研究的领先地位,再度出洋,前往德国萨克孙林学院深造。

30岁奔东洋,40岁赴西洋,梁希早已将林化事业当成自己的毕生追求。原国家林科院院长黄枢口述:梁希留学德国期间,房东了解到梁希的妻子故去,目前是单身,欲将爱女许之,遭梁希婉拒。房东不知,梁希心无旁骛,他的一颗心已献给了深爱的专业,他自号“凡僧”,暗含此意。

1953年梁希(左三)在陕北考察黄河中游水土保持

苦心孤诣 科学救国

回国后的20多年里,梁希先后在北京农业大学、浙江大学、中央大学教书。他借助名校平台,边教学边研究,创建林产化学学科,结果,梁希的研究成果不仅丰富了世界林化知识宝库,更重要的是,当新中国到来时,他的研究之花全都结出了丰硕的实践之果。

以松脂试验为例,梁希回国后参与的第一项科研工作就是松脂试验。过去松脂的民间需求很少,世界林化工业迅速发展后,松香的作用一飞冲天,油漆工业、橡胶工业、机械工业、国防工业以及家具行业、纸张装订行业、高级水泥行业等都离不开它。梁希目光长远,敏锐地看到了松脂的价值。在中国,松树的栽种极广,可采集的松脂无论数量还是质量均列世界前茅。他和助手周光荣花了5个月的时间,细致记录采脂的全过程,随后将实验结果于1934年以论文形式发表。

梁希对松脂试验的关注和跟踪并不仅限于此。在其身后出版的《林产制造化学》一书中,收录了梁希对美国、法国、德国、葡萄牙四国先进采脂法的研究心得,图文并茂,相得益彰。新中国成立后,由梁希提议,林业部培训300多名采脂高手,派到各地加强专业指导。结果,松香产量持续跃升,1951年产量为2万多吨,远超中国历史最高水平的40%,一举扭转旧中国高级松香年年进口的窘困局面,1956年,松香年产量更是突破了10万吨。

有两组数据最能说明问题,一是1957年与1952年相比,中国工业总产值增长129%,农业总产值增长25%;二是1949年至1956年,中国林化工业总产值增长69倍,年均增长率34.4%。这就好比工农业是骑上了快马,而林化工业则是登上了高铁。这都要归功于当年的满清秀才、新中国林化工业大发展时期的总指挥——梁希。

1953年2月毛泽东和林学家梁希交谈

花甲之年 奉为上宾

蒋介石和梁希的关系可以说是千丝万缕。于公,蒋介石和梁希两人早年先后加入同盟会,抗战期间还曾共事,蒋介石曾兼任中央大学校长,梁希是该校森林系主任;于私,陈其美曾是梁希的同乡好友,梁希当年立志武备救国便是受陈其美影响;同时,陈其美又和蒋介石是拜把子兄弟。关于二人真正的关系,一则小故事可以说明。

据周慧明先生回忆:1942年的一天,突传蒋介石要来中央大学,各部门紧张起来,唯有梁希紧锁化学馆,揣上钥匙,悄然离去。待蒋介石视察至化学馆问及何人负责时,答曰梁希,蒋介石默然。

给蒋介石吃闭门羹,并非梁希性格孤傲使然这么简单,读梁希作品可知,梁希为人正派,心中只有公平正义,对国民政府的腐败与无能多次公开指责。与此同时,他对共产党人提出的“为农为苦工”的国策大为赞赏,他挥毫激赞:“黄鹤楼前一纸风,飞飞风动入巴中。吾曹反帝反封建,国策为农为苦工。星汉迢迢星拱北,鲁阳叱咤日回东。写来不少惊人亊,汗马勋劳汗简功。”上世纪40年代后期,梁希经由九三学社作桥梁,与共产党走得日近。

1943年农历11月29日是梁希60岁生日,周恩来、邓颖超、董必武等中共领导人在《新华日报》编辑部设两桌酒席为之祝寿。周恩来举杯:“中国需要科学家,新中国更需要科学家,不管道路如何曲折,新中国总要到来,现在是举步维艰,到那时就大有用武之地了。”言者动情,闻者动容。梁希致答词:“我无室无家,有了这样一个大家庭,真使我温暖忘年!”

书生挂帅 执掌林业

1949年9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在北京召开,梁希作为自然科学家首席代表参加了盛会。会议期间,梁希提议,即将成立的新政府应设立林垦部,突出林业地位,让林业能够发挥独特的作用,周恩来深以为然。1949年10月19日,周恩来宣布政府机构及领导名单,提名梁希为林垦部部长。梁希初不接受,递上一张便条:“年近七十,才力不堪胜任,仍以回南京教书为宜。”周恩来回复了一张便条:“你是认真的人,故临时而惧,我应该向你学习。但当仁不让,你应该向古人学习。”梁希读后,心情激动,再递一张便条:“为人民服务,万死不辞。”这一年,梁希66岁。

担任部长一职,梁希意识到所扛责任重大,万不可有负重托,他诚恳地对副部长李范五说:“我这样的年龄应该在家里哄哄孩子,享受天伦之乐,欢欢乐乐度过晚年。但是党中央委我以重任,我要为中国的林业做一点贡献,我这也是老骥伏枥。希望我们共同合作,把中国的林业搞上去。”

白发青年 永不言弃

梁希留学日本时就已明白:要改变中国面貌,首先要改变中国的山河面貌。日本自明治时代即开始实施“保护林制度”,森林覆盖率60%多;而中国的森林覆盖率只有10%左右,突出的问题还在于,一是风沙肆虐,已经危及国本;二是黄河泛滥,多年祸及人民。二者的根本原因在于森林覆盖率太低。美国总统罗斯福一语中的:“中国濯濯童山之真相,实令人不胜惊惧,水灾旱厉,屡见不已,皆系无森林之结果。”

在毛泽东首肯、周恩来大力支持下,梁希在全国范围内,重点在华北、西北、东北三地发动农民大规模植树造林,原因在于三北地区沙灾或水灾高发,当地人民具有强烈的治山治水愿望。以河北为例,各地纷纷成立沙荒造林局,冀西共有7个县,1950年3月发动春季造林,共计栽树7972600株;永定河下游4个县,共有沙地98万亩,从1950年到1953年,营造林带总长度2806公里,风沙之地得到了有效防护。当时的翻身农民积极性很高,有些县的植树模范还获得了耕牛奖励,所植之树的存活率普遍通过验收。

1952年年末,梁希撰文:“感谢中国共产党,它把四亿多中国农民一向被束缚了的传统智慧和无穷无尽的生产潜力解放了出来,供我们群众造林之用,使我们有力量把冀西三万四千多公顷沙荒消灭了百分之四十二,还将继续消灭,使我们有可能把豫东三十二万公顷防沙林网在明年完成,把永定河下游四县的护岸林和防风林在明年造成;使我们在东北营造全长一千七百公里分布面积二千万公顷的西部防护林,使我们有勇气想与陕北的神木、高家堡、榆林、靖边、安边、定边一带的沙灾作斗争,想与宁夏从磴口到中卫沿黄河一带的沙灾作斗争,而在那些地方准备计划造防风林带。”

终老之年的一段悲情故事

1954年,中国大规模植树造林运动陡然告一段落。原因是中国政府有可能要在黄河中游建造三门峡水电站。这项工程耗资巨大,当然,如果建成,意义更是重大。一时间,建造三门峡水电站成了新的热点。

在黄河中游建造水库、水电站,梁希历来不赞成。1950年,水利部长傅作义率专家勘察黄河中游潼关至孟津河段,意欲建造孟津水库。两个月后,梁希作了一次警告性发言:“如果黄河上游渭、泾、洛、汾、无定河五大支流,还是日夜不断地把泥土送出来,非但黄河堤防失去效力,据中央水利部报告,即水库亦不能在潼关以上修筑,因为不能控制洪水。”1951年3月政协会议上,梁希毫不客气地提醒傅作义:“河道被泥沙淤高,变成了地上河。不单是河床,就是水库,也会慢慢被泥土填塞起来的。”为了增强说服力,从1950年到1953年,梁希4次亲临黄河一线考察五大支流,亲眼目睹各大支流日夜不停地把黄河两岸的泥沙甚至巨大的泥块卷入黄河,这个问题在没有解决之前,却要在水情最为复杂最为凶险的黄河中游造大坝,在梁希看来,失败是必然的;梁希随即发表《泾河、无定河流域考察报告》,介绍黄河严峻的水情。

1954年2月至6月,中国和苏联专家130人做了黄河全程大考察,结论是:“任何其他坝址都不能代替三门峡为下游获得那样大的效果,都不能像三门峡那样能综合地解决防洪、灌溉、发电等各方面问题。”1955年7月30日,全国人大批准了三门峡水电站建造计划;1957年正式动工,1962年大坝淤积泥沙15亿吨,1964年淤积泥沙50亿吨,严重威胁到关中数百万民众的生命。周恩来后来痛苦地说:“万一没有办法,只好把三门峡大坝炸掉,因为水库淤满泥沙后遇上大水就要淹没关中平原,修水库不是容易的事,这几年的教训是应该深刻吸取的。”

结语

1958年12月10日5时,梁希走完了他的一生,终年75岁。梁希生前宵衣旰食,夜不能寐,为中国林业描绘了一幅宏伟的绿色蓝图:“绿化,要做到栽培农艺化,抚育园艺化;绿化,要做到木材用不尽,果实吃不尽,桑茶采不了;绿化,要做到工厂如花园,城市如公园,乡村如林园;绿化,要做到绿荫护夏,红叶迎秋。北京的山都成香山;安徽的山都成黄山;江西的山都成庐山;各地区都按照自己最爱好的名胜来改造自然。这样,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全部成一大公园,大家都在自己建造的大公园里工作、学习、锻炼、休息,快乐地生活。”

斗转星移,半个多世纪过去。哲人已逝,思想永存;时过境迁,岁月留痕。梁希的美好梦想终于照进现实。20年后,中共中央批准的“三北防护林”建设,在国际上被誉为“中国的绿色长城”“世界生态工程之最”。这是对梁希的最好纪念;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21世纪的今天,中国每年造林9000万亩,森林覆盖率稳步上升至22%;2017年,全国生产总值超80万亿,其中,林业生产总值超7万亿,真正实现了富国富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