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重庆园林 >> 正文

传统植物造景理念与理法间的关系及其对现代植物造景的启示

作者: 谭璐,秦华 时间:2018-8-31 阅读次数:516

中国传统园林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不仅具有悠久的发展历史,还具有丰富的传统文化底蕴。在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下,中国传统园林兼收并蓄,其中又以儒释道思想为代表的中国文化和哲学思想的影响颇深。游走于中国传统园林的蜿蜒小径中,其一隅素墙的翠竹、漏窗檐外的蕉叶,傲霜挺立的红梅,几缕清越的松风,无不体现着中国传统园林当中植物造景设计的世界观和理念观。传统植物造景设计的理念,汲取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涵养并自成一体,与传统植物造景设计的理法相得映彰、互为发展,共同形成了中国传统园林植物造景的设计体系。

通过对中国园林传统植物造景理念和传统植物造景理法 的分析以及对传统文化的挖掘,有助于深入了解中国传统园林造景艺术的文化基因,认识植物造景理念与理法的哲学辩证关系,并且为当代园林植物造景设计的立意、构思以及景观表达提供一定的参考价值。

一/传统植物造景理念与理法的本质

1.1 “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造景理念

“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说法最早可追溯到道家的精神哲学。老子在《道德经》曾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1]在《庄子·内篇·齐物论》当中提到:“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其核心的哲学思想便是强调人与自然的关系是和谐共处的,世人应该尊重自然以及事物本身的规律。中国古典园林深受道家思想的影响,在园林造景上所展现的理念也充分阐释了“天人合一,道法自然”这一深刻思想。中国古典园林的造景体现了人与自然在本质上是统一发展的,人的社会认知和道德体系在某种程度上与自然的道是不可分割的关系,即天地万物都遵循在统一的宇宙法则的运行和发展之中[2]。古人认为,人作为整个宇宙运行的一部分融入在大自然中,因此决不能把人的地位过分凸显出来,而是把握一种平衡与度,达到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完美结合[3],进而达到“天人合一”。因此,中国古典园林非常注重人与自然的关系,即使在进行植物造景时也是如此,力求人的精神与自然的意境融合,达到物我合一的境界。

中国古典园林将“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精神哲学贯穿始终,以植物作为自然的高度概括与体现,通过精巧的提炼与设计,将人与植物的和谐关系呈现出来。与西方精心修剪的花园不同,中国传统园林更注重植物的自然生长,力求与亭、台、楼、阁等传统建筑随意搭配也不会出现突兀之感。正是由于这种不经过人工雕饰的美,观园者才会切身感受到植物在自然状态下的形态美,进而产生一种意境美。“虽由人作,宛自天开”,这便是“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所追求的最高境界,也是传统植物造景理念的本质。

1.2 “师法自然,因借体宜”的造景理法

中国传统园林讲究“天人合一,道法自然”,而这种传统理念必然也导致了自然式的园林风格。古人崇尚自然,尊重自然,并且善于将自然的景致引入到园林中来,达到园林与自然和谐统一的意境美。与“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造景理念相呼应,“师法自然,因借体宜”的造景理法应运而生。它充分尊重了自然的本性,借助自然之手来营造合乎自然审美的园林景观。

“师法自然”,便是以自然为蓝本,尊重植物的自然习性并将其巧妙地安置在园林之中,以达到“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效果。朱钧珍先生曾曰,若想体现中国园林的自然观,就必须做到:借自然之物,仿自然之形,引自然之象,受自然之理,传自然之神[4]。这就需要造园者精谙植物草芥的生长之理,自然四季的变幻之象,以及如何借景抒情,将造园者的诗情画意通过园林的景观和植物配置传递给观园者,做到“源于自然,而高于自然”。只有如此,“师法自然”才能真正实现物物和谐、天人和谐,表达出大自然的神韵和意境[5],更好地体现“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理念,表达造园者对自然的敬意与推崇。

“因借体宜”,源于“巧于因借,精在体宜”,是《园冶》中最为精辟的造园思想之一。因借,即就地审势,强调对园林用地进行细致入微的观察和分析,进而设计出适合该园林用地的景观,做到因地制宜、丰富园林景色的效果[6];体宜,便是做到“时宜得致,聚居和谐”,强调人文和天意的物我交融,以所要表达的人文思想和文化内涵为基础,来设计植物造景的呈现形式,从而创造出体现造园者真情实感和表达诉求的园林景观[7]。其本质即为尊重自然原有地形以及生态平衡,应作为一个自然的记录者而不是改造者来进行植物造景的创作。

“师法自然,因借体宜”是传统植物造景理法的总结与概括,在实际运用过程中,植物造景理法进一步细化,根据园林要素进行分类,大致可分为山石的理法、水系的理法、地形的理法以及建筑的理法。

1.2.1 “深意画图,余情丘壑”的山石理法 《园冶·掇山》[8]中记载:“深意画图,余情丘壑;未山先麓,自然地势之嶙嶒;构土成冈,不在石形之巧拙;宜台宜榭,邀月招云;成径成蹊,寻花问柳。”由此可见,《园冶》对于叠山掇石的理法,在很大程度上是按照中国山水画的章法来的。而中国山水画追求的是自然成趣,这就需要造园者把握中国山水画的悠远意境,将自然的山水意蕴提炼出来,并得意趣于具体的物象之外,做到“片山有致,寸石生情”。植物造景亦与其相联系,其配置也遵循中国山水画的布局,起到衬托和点缀的作用,从而体现层峦叠嶂、错落有致的山石形态。

 1.2.2 “曲水流觞,坐雨观泉”的水系理法 “曲水流觞”源自古老的上巳节习俗,在魏晋时期形成了相对固定的诗酒相酬的形式[9],而“曲水流觞”的形制便也一同传承了下来。将单调的水景进行曲水的处理,在增加文人雅兴的同时,使得园林水系更显精致小巧,饶有风趣。“坐雨观泉”一词,源于《园冶·掇山·瀑布》[8],将动态的瀑布重现在园林之中,形成独特的野趣,体现了自然的流水之美。植物造景与其相得映彰,在河弯处点缀一二丛水草,或在瀑布倾泻而下的假山上布置藤蔓几株,形成植物与水的互动,使得水系更为灵活生动。

 1.2.3 “俗则屏之,嘉则收之”的地形理法 语出《园冶·兴造论》[8]。文中含义是指看到俗不可耐的景色就要想办法进行规避,遇到美丽宜人的风景则应该尽收园中。而对于原地形及其植物的处理,也应该遵守这一准则,扬长避短,巧借景色,将园林最好的一面呈现在世人面前。对于地形的缺陷,可以利用植物造景的手法来遮挡和掩盖,从而使得地形衔接自然,成为一个整体;对于地形的优势,通过植物造景的再设计,使得这个优势更加明显,从而体现出园林的山水沟壑之美。

1.2.4 “循次第而造,按时景为精”的建筑理法 源自《园冶·屋宇》[8],讲述了关于房屋建筑的建造方法。《园冶》认为,住宅建筑与园林建筑虽然造型上大致相似,但是园林建筑还承担了赏景的功能,因此在构建上又有些许不同。“循次第而造”是指住宅建筑须按照一定的次序进行垒筑,这在园林建筑上也同样适用;“按时景为精”则针对园林建筑而言,要求园林建筑应根据四季变化的景色来进行设计。体现四季变化最直接的物象便是植物,这就需要结合植物造景来设计园林建筑,将四时之景与园林建筑融合到一起。春夏之时,树影婆娑,呈现的是花木繁盛的绚烂;秋冬之时,风雨潇潇,呈现的是枯枝残叶的凋零与静美。园林建筑则为赏景提供了最好的视角,使观园者能够将美景尽收眼底。

以上四种理法是“师法自然,因借体宜”的细化与拓展,但是不论如何变化,始终没有离开“自然”二字。由此观之,“师法自然,因借体宜”作为指导中国传统园林植物造景的方法论,在园林实践中高度概括和体现了“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理念,当为最能体现其造园理法的本质。

二/传统植物造景理念与理法间的关系

2.1 归纳关系

古代的造园者在进行植物景观设计时,通过对山石、水系、地形、建筑的重塑,将自然之美融入到园林作品当中。在此过程中,合理运用“师法自然”的理法,关注植物的自然生长状态,探求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关系,营造出一种 “天然去雕饰”的自然造境。理法作为一种创造景观的规律和法则,它被当作是一门技艺而不断被运用,在经过千锤百炼的实践中形成了一套较为完整的模式和方法而被提炼出来。随着理法的不断完善和发展,从更高的高度上提出了植物造景的思想,即“道法自然”的理念。因此,理法是理念的来源和不断发展的动力,而理念是理法的高度概括和总结。从这个角度上说,植物造景理念是植物造景理法归纳的结果,是所有的方法、技艺、实践得到的道理统一而成的精华所在。

2.2 并列关系

虽然传统植物造景理念和理法之间存在着归纳关系,但是这并不代表两者之间是一种主从关系。这是由于传统植物造景理念与理法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的。理念与理法,就像是硬币的正反两面,它们实际上形成了逻辑上的辩证关系,因此应该把它们当作是一个整体,不能孤立地只强调其中一个方面。传统植物造景理法代表了实践的部分,它是形成思想理念的基础,没有进行理法的实践就不会得到“道法自然”的传统植物造景理念思想;反之,“道法自然”的理念又反作用于理法的实践,进而促进了理法的细化和发展,从而逐步明晰了“师法自然”的传统植物造景理法。虽然在形成过程中可能存在先后之分,但是两者的重要性是相等的。从重要性的角度上说,传统植物造景理念与理法之间属于一种并列关系。

2.3 包含关系

在上述论述中也提到,中国传统植物造景中包含着最为核心的理念,即“道法自然 ”。在先秦道家的概念中,“自然”与“道”当属于其中最为重要的两个概念。道是认识宇宙万物的始基,是天地万物不断发展变化的过程。老子认为,道虽然是无形无状的,但是它却包含了万事万物的自然生长和变化的规律,天、地、人三者均由道而产生,并按照道的规律而运动发展,而道的本性,便是“自然而然”[10]。从这个意义上说,“道”与“自然”的本质是一样的。

对于“自然”,可以通过文字拆解来进行理解:“自”指的是自在的本身,“然”是指当然如此。因为道本身的存在是绝对性的,是自然而然形成的,道即是自然,自然便是道[11]。因此,“自然”可以说是物之自性的本然状态,也是大自然本身存在和运行的完美规律。道和自然是一切事物存在的根本原因,是至善至美的,遵循道和自然并不需要其他理由。

从以上论述中可知,因为“道法自然”是中国传统植物造景的理念本质,所以对于传统植物造景设计上会更注重与大自然的理性精神的契合。中国古典园林自古以来便崇尚自然,以自然为美,而在咫尺之中展现大自然的完美性,就需要在设计时遵从道与自然,以崇高的敬意去感受万生万物原本的生长,任其自然而然,并以顺应自然的态度和大自然的理性精神来指导创作过程。而理法本身是能够体现理念的表达手段,因此它的存在是与理念相辅相成的,是处于同一频率上的相生关系。理念追求道与自然,而理法也以自身角度“观其道”,从而在传统园林植物造景中实现和贯穿这样的理念。由此可以发现,传统植物造景理念与理法最终都指向了中国哲学。哲学高度融合了其他思想,使得所有理念与理法最终归于同一个终点。在此,中国的哲学思想和传统植物造景理念与理法形成了一种包含关系,即理念与理法被包含于中国哲学思想之中。在该关系中,理念与理法虽然独立运行却又相互联系,以中国哲学为指导思想,形成统一的体系,共同阐释“道法自然”的精髓本质。传统植物造景不断汲取中国优秀的哲学思想,形成了至高无上的精神境界,观园者游走于林溪小径中,眼前的景色仿佛呈现的是另一个世界,体味到的是超然物外、空灵缥缈的哲学境界。

比如,在中国古典园林的设计中,水景就非常巧妙地体现了“道法自然”的理念与理法。在中国古典园林中,往往会设计一池静水,在周围种植竹子、柳等。庄子曾曰:“水静犹明。”水在静止的时候由于通透而几近消失,也只有这个时候,天地万物才会尽收于水之中。从这个角度上说,水呈现“无”的状态是天性使然,而呈现“有”的意象是遵从道与理,体现的是自然的理性精神。因此在处理上是为以静代动,从而突出水的“虚无”本性。又如江南私家园林,往往在漏窗外、角隅旁随性点上几株芭蕉、几杆翠竹,从而营造“芭蕉叶上潇潇雨,梦里犹闻碎玉声”的意境。雨打芭蕉,声声入耳,将该自然之象经过形象的凝练与抽取,设计在园林之中,不仅重现了芭蕉、雨声的自然本性,还营造了以小见大、咫尺山林的园林空间,从而达到自然大美的境界。

中国传统植物造景的理念和理法都遵从“道”。“道”是连接理念与理法的纽带,也是理念与理法的究极归宿。正如天地万物都遵循道的运行规律一样,理念和理法同样也遵循自然之理,并以此为本源,源源不断地展现历久弥新的活力。

三/对现代植物造景的启示

3.1 追求“自然为本” 

在对现当代的园林作品进行解读和创作时,往往会过于关注强烈的视觉冲击和效果,而采用大量的钢铁、混凝土等非自然元素,以及对原场地的过分改造。诚然,适当加入一些现代元素和设计手法,可以让人耳目一新,然而人是自然之灵,本性的回归最终会使人自然而然地喜好和向往自然山水。因此,在进行现代园林植物造景设计时,需要对理念和理法所要表达的思想有更为精确的把握,在深谙理念与理法关系的基础上进行造景创作。在设计上,注重“道法自然”的理念,在体现现代感的基础上,能够回归自然本貌,使之不仅能够重现原场地之表象,还能够透过原场地看到更深远的自然运行规律的本质,挖掘其自然天性之神韵。

在植物搭配与运用上,需要注意植物与场地的匹配问题。即每一种园林植物都有它固定的意象,在实际运用时便应该使场地与植物相匹配,这样才能达到渲染景观气氛、烘托园林意境的效果。比如杨万里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描绘的红荷绿叶点缀了一望无际的西湖而让人有荡气回肠、心旷神怡之感,那么在设计相似的水系时,便可作为一种参考而灵活运用。由于这种植物造景设计源于自然,因此在经过人为设计后的园林植物所展现的风韵无疑是最接近自然本性的,因而也是具有最大的完美性的。

3.2 活用“植物语言” 

植物作为一种园林符号,经过中国传统文化上千年的熏陶,已经演变成独特的元素而存在。在中国文化中,人们不仅观赏植物的形态、香气、色彩,还将植物拟人化,赋予其新的品格和内涵。大自然的山花草木之所以能够引起观园者的共鸣,激发其审美情趣,原因就在于这些植物在外在形态的神韵与人的精神情操发生了共鸣,观园者可以从山花草木中欣赏和体味到特定的人格美。

植物的人格美来源于其自然本性。只有任其自由发展、不受约束,观园者才能领略到植物欣欣向荣、勃勃生机的美。在进行植物造景设计时,恰当把握造园所要体现的人文精神与植物及其拟人化人格的联系,以自然为前提,运用自然的理法,才能真正设计出“源于自然,而高于自然”的植物景观。

四/结语

在国外的景观设计理念与手法不断充斥的今天,重温中国传统植物造景理念与理法仍然具有积极的社会意义。首先,中国传统植物造景理念与理法是中国几千年来造园思想的智慧结晶,代表了东方的无极美学,是世界园林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次,通过对中国传统植物造景理念和理法的重新梳理,传统植物造景的解读更为深刻,有利于传统审美能力的提升。

传统植物造景理念和理法,就好比是硬币的正反两面,二者息息相关,是一种紧密相连、不可分割的关系。在谈论中国传统植物造景的理论时,不可避免地要讨论到二者之间的联系。明确理念与理法之间的关系,不仅有助于加深对二者的理解与运用,在当今社会的实践中也能发挥一定的积极作用,从而设计出让人印象深刻、流连忘返的园林佳品,为丰富中国当代园林景观、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做出贡献。

参考文献:

[1]老子. 道德经[M].春秋战国,二十五章。

[2]王蔚,王胜霞,陈春红.中国传统园林与英国自然风景园——不同哲学背景下的自然美[J].中国园林,2006(06):92-94.

[3]李嘉明.传统植物造景理念对现代城市绿化的启示[J].安徽农业科学, 2010, 38(33): 19001-19002+19027.

[4]朱钧珍.中国园林植物景观风格的形成[J].中国园林,2003(09):37-41+36.

[5]郭尤睿,许贤书.“师法自然,天人合一”——以自然为依据的造园手法[J].兰州教育学院学报,2014,30(04):56-57+60.

[6]马锦义,武涛.中国传统造园植物造景艺术特征与手法[J].南京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02):99-104.

[7]曾洪立. 风景园林规划设计的精髓——“景以境出,因借体宜”[D].北京林业大学,2009.

[8](明)计成.园冶注释[M].陈植,注释.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8.

[9]俞显鸿.“曲水流觞”景观演化研究[J].中国园林,2008(11):47-51.

[10]陈国雄,史建成.老子“道法自然”思想的美学诠释[J].江西社会科学,2012,32(08):36-40.

[11]南怀瑾.老子他说[M].上海: 复旦大学出版社,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