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重庆园林 >> 正文

璧山区城区道路行道树景观现状调查研究

作者: 秦华川,李咏,王万鸿 时间:2018-8-31 阅读次数:772

道路是城市的骨架,城市道路行道树绿带景观对城市形象有重要的作用,还能给市民提供一个舒适、休闲的步行道路空间,对改善和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起着重要作用。行道树是城市绿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连接城市中绿地的纽带,其功能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

一/调查区概况及调查方法

1.1 调查区概况

璧山区位于重庆西部,东连九龙坡区、沙坪坝区,南界江津区,西临大足区,北靠铜梁区、合川区。璧山城区与重庆中心城区仅一隧道之隔,紧密相融,区位优势显著,有重庆西大门之城。

璧山区地处中亚热带湿润季风气候区,气候湿润、雨量充沛、四季分明,具有春旱、夏涝、秋凉、冬暖、湿度大、日照少、云雾阴雨多的特点。年平均气温18.0°C,极端最高气温42.2°C,极端最低气温-3°C。年平均降雨量1064.7毫米,地带性植被为常绿落叶阔叶混交叶。

1.2 调查方法

调查对象为重庆市璧山区新老城区道路的行道树,借助璧山区遥感影像图和璧山区相关地图,并结合道路绿化现状,将璧山区新老城区现有的163条道路逐一调查统计,详细记录各条道路的绿化形式及植物种类组成、数量、生长状况、景观特点等。

二/结果与分析

2.1 配置方式分析

从现场调查结果表明,璧山区道路绿化配置主要分以下几种:

 2.1.1 单一乔木配置,传统的栽植方式,采用单一乔木栽植行道树,多数是采用树池的种植方式。璧山区道路行道树大多采取此种模式,受立地环境的限制和当时年代限制。树种组成比较单一,小叶榕和黄葛树为优势种。这种配置方式采用同一树种,同一株距,在短时间内形成景观效果,不过树种单一,一旦发生病虫害,其传播速度迅速。而且这类景观效果会显得单调,建议后期能采取不同树种间植,选择两种以上的树种,包括不同的树形、落叶和常绿、乔木和开花灌木配合间植。即丰富景观层次,在林冠线和林缘线上变化起伏。也能减少病虫害的传播。

 2.1.2 林带式种植,这种配置模式主要集中在璧山区新城区道路中,至少种植了两排高大的乔木,形成树荫的树木,层次分明、高大的乔木配合低矮的灌木,郁闭度较高。

 2.1.3 自然式种植,这种方式适用于绿带宽度较大时,多采用群植方式,与低矮的草花和草地结合,自然式布局,体现自然的情趣。

2.2 行道树种类和数量分析                                                 

统计结果表明,璧山区行道树有乔木22种,总计18486株,(除去黛山大道、璧青路等大型绿带乔木树种)其中裸子植物3种,被子植物19种,隶属17科20属。主要为小叶榕、香樟、黄葛树、重阳木。老城区树种胸径大,树冠宽,但是视线差,树龄老化现象严重。新城区由于树种新栽植、树龄短,冠幅小,胸径小,郁闭度底。

各种树种占总比% 

璧山区老城区行道树的乔木层表现出较强的单种优势,小叶榕和黄葛树从多度上占据前2位,充分说明外来引种物种小叶榕已完全适应当地的气候条件和道路绿化的立地环境,并被市民所接受。黄葛树作为市树理所应当在本市的园林道路绿化体系中占据重要位置。小叶榕和香樟分别为8834株和2723株。占所统计的行道树个体总数的47.78%和14.73%,很大程度上导致璧山区老城区行道树的种类组成单一。

数量和频度排序在3-10位的树种的各项特征值差异较大,其中黄葛树、重阳木、天竺桂、银杏的频度较高,可见这4个树种的绿化作用已被广大市民所认识,开始广泛应用于行道树栽植。法国梧桐、杨树、栾树的个体数量较多,但频度较低,仅在少数路段有栽植,羊蹄甲、杜英、桂花的频度虽然较高,但多为零星种植,个体数较少;极具观赏价值的水杉、雪松、蓝花楹植株个体数均较少,频度也较低,在璧山区道路绿化中并没有得到较好的应用。

在调查区内,常绿乔木有13种,个数总数达到14265株,占所统计的乔木个数总体的77.16%,落木乔木有9种,占所统计的乔木个数总体的22.84%。常绿树种和落叶树种的个体数之比为3.37比1。落叶树分别为黄葛树、银杏、法国梧桐、 杨树、栾树、刺桐等。但这些树种的个体数均较少,且只有18条样带中应用了彩叶树种,银杏作为落叶彩叶树均出现在了这18条道路中,其它一部分彩叶树种零星出现在了少量的道路中,可见落叶彩叶树种在璧山区老城区道路绿化中的应用还较少。

观花类乔木有桂花、黄葛兰、蓝花楹等3种,这些种类的个体数占所统计的乔木总株树的0.6%,且仅存在于14条样带中,园林绿化应用频率极低。

灌木种类分析,调查区内共有灌木18种,属于12科15属,其中木犀科种类最多,包括桂花、金叶女贞、小叶女贞、云南黄素馨等。在18种灌木中,观花灌木仅有4种,分别为红花檵木、云南黄素馨、月季、紫薇。其中红花檵木的种植应用较多,覆盖面积较大,常绿灌木占绝对优势,灌木层的季相变化不明显。

2.3 优势树种的年龄结构特征分析                                         

璧山区老城区行道树不同种类种群的动态年龄结构大体可分为3个类型,即增长型、稳定型和衰老型。由于乔木类植株的个体年龄难以确定,所以以植株胸径代替年龄对乔木类的年龄结构进行分析。个体胸径不超过30CM,年龄结构属增长型,胸径30-50CM,年龄结构属于稳定型,胸径超过50CM,年龄结构属于衰老型。

2.4 行道树垂直结构分析

璧山城区行道树的垂直结构主要有4种类型,即乔木单层、乔草两层、乔灌两层和乔灌草三层、其中乔木单层类型所占的比例较大,占调查区道路的63.7%,该类型中的乔木多以小面积种植池的形式存在,池内多为裸露的表土,由于受人为践踏影响,土壤板结严重。乔、草相结合的复层结构类型较少,此类型道路仅有8条路,占调查道路4.9%,草本物种生成于乔木下面的种植池内,由于种植池面积较小,且紧贴地面,所以人为破坏严重,草本植物的生长状况极差,并逐渐消亡,最后仅留下裸露的表土,最终演变成乔木单层结构类型。乔灌草结合的类型中,由于灌木多为成片栽植,密度较大,因此乔灌下的草本植物的生长受到严重抑制。如果出现养护不到位,其植物的生成势则逐渐衰退。 

三/结论                                                             

璧山区城区道路绿化共使用乔木22种,灌木18种,乔木层优势种有小叶榕、香樟、黄葛树、银杏、重阳木和天竺桂,这6个树种的株树占乔木层总株树的91.62%。绿化带的乔木树种组成类型较单一。观花类树种和落叶彩叶类的树种应用较少。所以在道路绿化中应引用一些新的树种,树种结构有待调整,如乌桕、鹅掌楸、樱花、红枫、玉兰等,丰富城区的道路绿化景观。

璧山区城区行道树中应用最为广泛的小叶榕、黄葛树结构属稳定型,       

香樟属于增长型。新城区新建道路两侧大多栽植香樟,城区内道路绿化树种的结构简单,表现出绿化树种的单调性,层次的单一性。在163条道路绿化中,126条是乔木单层结构,外貌上表现为多种类,多层次的复层结构多为新建的景观大道两侧或者分车道绿化。比如黛山大道、璧青路。这是由道路绿化环境的具体条件决定。城市道路的主要功能是交通,第一是要在满足交通的条件下追求绿化效果。城区新建道路因预留了足够的绿地空间,则可以采用乔灌草复层结构的立体绿化模式,从而优化城市道路绿化结构形式,增强绿地的稳定型,更好的发挥其生态效益。

参考文献:

[1]詹志勇,廖洪涛. 香港与广州城市行道树群落比较研究{J}地理学报,1997,52(S1):127-143.

[2]金莹杉,何兴元,陈玮,等.沈阳市建成区行道树的结构与功能研究{J}.生态学杂志,2002,21(6):24-28.

[3]朱勇,潘晓转,张英,等。昆明道路绿地彩叶植物种类及应用研究{J}。湖北农业科学,2010,49(10):1456-1489.

[4]何晓燕. 秋色叶树种资源与配置研究:以杭州为例{D}.杭州:浙江大学,2006.

[5]曹蕾. 长三角及其周边城市行道树结构研究{D}.合肥:安徽农业大学,2009。

[6]熊济华主编。观赏树木学{D}.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2002.

[7]刘少宗. 城市街道绿化设计{D}.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81.

[8]士心. 城市行道树绿带设计{J}.湖南林业,2006.

[9]王浩. 城市道路绿地景观设计{D}.东南大学出版社,1999。

[10]熊广忠. 城市道路美学{D}.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19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