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重庆园林 >> 正文

防除小叶榕上菟丝子新型药剂试验初探

作者: 谭志坚,王胜 时间:2018-8-31 阅读次数:729

一/菟丝子形态特征及危害

菟丝子(学名:Cuscuta chinensis Lam.),别名禅真、豆寄生、金灯藤等。一年生寄生草本。全世界有100-200种,其中菟丝子属14种为全球性杂草(廖国媖)。茎缠绕,黄色,纤细,无叶。花序侧生,少花或多花簇生成小伞形或小团伞花序;苞片及小苞片小,鳞片状;花梗稍粗壮;花萼杯状,中部以下连合,裂片三角状;花冠白色,壶形;雄蕊着生花冠裂片弯缺微下处;鳞片长圆形;子房近球形,花柱2。蒴果球形,几乎全为宿存的花冠所包围。种子2-49,淡褐色,卵形,长约1毫米,表面粗糙。它是园林植物危害性极强的寄生植物,可以寄生在很多常见的园林植物上。

小叶榕是菟丝子常见的寄主,被危害具体表现为:种子萌发时幼芽无色,丝状,附着在土粒上,另一端形成丝状的菟丝,在空中旋转,碰到寄主就缠绕其上,在接触处形成吸根,进入寄主组织后,部分细胞组织分化为导管和筛管,与寄主的导管和筛管相连,吸取寄主的养分和水分。此时初生菟丝死亡,上部茎继续伸长,再次形成吸根,茎不断分枝伸长形成吸根,再向四周不断扩大蔓延,严重时将整株寄主布满菟丝子,使受害植株生长不良,也有寄主因营养不良加上菟丝子缠绕引起全株死亡。一般菟丝子10月开花,11月种子成熟,种子落入土中经休眠越冬,或到第二年2—3月至6月落入土壤,陆续发芽,遇寄主后缠绕危害,若无寄主,在适宜条件下,可独立生活达1个半月之久。(见图1)

目前防除小叶榕上的菟丝子基本上采取以下方法:

1.1 人工铲除,对受害地段的小叶榕立即彻底剪除或将藤茎拨除干净,并把剪下的茎段清除出来,放在固定地方,晒干并烧毁,以免再传播,减少传染源,清除下来的茎丝整理成堆,浇汽油烧毁,不能随处抛弃,禁止靠近其它未被寄生的植物;

1.2 深翻土壤,菟丝子种子在土表5厘米以下,不易萌芽出土的特点,结合养护管理,在土菟丝子种子萌发前期进行中耕除草,深耕10厘米以上,将菟丝子种子深埋,减少发生量;

1.3 药剂防治,在菟丝子生长期内,对危害园林绿地的菟丝子喷施化学药剂。

综合上述方法在防除菟丝子实践过程中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是也出现了花费人工较多、防除效率不高、时效性不强、用药不当易对寄主植物出现药害乃至死亡的不足之处。特别是使用一些除草剂如地乐胺、草甘膦、氟乐灵在配成低浓度溶液后能用于园林植物菟丝子的防治,会因为浓度控制不准会发生药害,造成树木叶黄、落叶或死亡,严重影响景观的情况发生(见图2)。但是只要根据园林植物的习性和化学药剂进行合理的匹配,可达到有效防除园林绿地菟丝子保护园林植物的目的。

在化学防除菟丝子试验过程中,我们筛选出对菟丝子针对性强的化学药剂品种并设定800倍和500倍两个梯度。在市内某省道对寄主为小叶榕上的菟丝子进行试验,喷药采用定量叶面喷雾法,于 2017 年 12 月15日上午施药。 试验期间天气多云,气温12-15℃。 试验用用背负式喷雾器进行喷雾处理(每 667 m2喷液量按 45 kg 计)。 药后 15 d 内对植株撒施尿素,以后常规管理(见图4、5、6)。

然后追踪调查药后7 、14、30d调查观察小叶榕是否有药害,记载药害症状、恢复情况。试验结果 (表1)表明 ,

喷施500倍防除药剂的小叶榕七天后出现叶片下垂,十四天后开始恢复生长,二十一天后恢复正常;喷施800倍化学药剂的小叶榕,生长未受到影响。

菟丝子中毒症状试验效果(表 2)表明 ,在喷施500倍和800倍防除药剂后的菟丝子在3天后都出现藤茎陆续变色、下垂,十天后停止生长,部分干枯,开始出现死亡的情况,500倍比800倍的防除效果更好。

总结我们在防除试验过程中的经验,应加强以下工作以提高园林绿地菟丝子防除的效率。

1、防除时间适宜在每年4-10月园林植物生长旺盛期内进行,在冬季和夏季出现极限温度时,应谨慎用药;

2、在化学防除菟丝子过程前,可先用细竹竿等工具对菟丝子敲打,造成创伤再施药,效果更好。施药后可对园林植物叶片喷施植物激素和叶面肥料,促进植物进行迅速恢复生长。

通过有针对性对对防除药剂筛选和对菟丝子的危害的小叶榕耐药性的细致了解观察,选择适当的时间,辅以必要的恢复植物生长技术。一定会快速、安全、经济的防除危害小叶榕上菟丝子,达到保护园林植物的目的。

参考文献:

[1]刘芳珍 龚朝辉 龚航莲 敖新萍 《菟丝子的危害及综合防除》 第十一届全国杂草科学大会论文摘要集。

[2]杨思霞 黄旭光 陆仟 马跃峰 罗恩波 秦玲 王卫南 郭成林 马永林 韦路易 雷世珍《黄金榕上日本菟丝子防除药剂筛选及其安全性评价》南方农业学2015年10期。

[3]陆仟 罗恩波 黄旭光 韦路易 郭成林 马永林 马跃峰 覃建林 《22种除草剂防除黄素梅菟丝子的效果及安全性评价》广东农业科学2014 41(2) :106-110

[4]田立超 万涛 吴道军 何思瑶 《菟丝子属植物常见种类鉴定特征及防控方法》绿色科技 2017年13期。

[5]白瑞霞 刘永如  康利芬  乔建国 《11种茎叶处理除草剂对园林树木日本菟丝子的防除效果》《河北农业科学》 , 2016 , 20 (4) :1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