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重庆园林 >> 正文

重庆常用平瓣类菊花品种的数量性状分析

作者: 陈霜,王宝宁,刘威,马跃 时间:2019-2-28 阅读次数:1071

菊花(Chrysanthemum × morifolium Ramat.)是花卉王国中的一朵奇葩。她起源于中国并被传遍世界,在被广泛种植和不断培育中,融入了丰富的文化内涵,是在应用、产值、花文化以及栽培分布上均居显赫位置的名花[1-2]。平瓣类菊花是指菊花盛开时花瓣全部展开,且管状部分小于平展部分1/3以下的菊花品种总称[3],是当今菊花园艺品种中最为普遍的一大类群,其花色丰富,花型多样,许多大花型品种是独本菊、多本菊培育的首选种类[4]。重庆市常用的平瓣类菊花品种有‘长春红’(C. × morifolium ‘Changchunhong’)、‘黄秀芳’(C. × morifolium ‘Huangxiufang’)、‘兼云香粉’(C. × morifolium ‘Jianyunxiangfen’)等近30个品种,花色多样,以黄色、红色居多,花型丰富,以叠球型为最多,荷花型次之。

一/研究地概况

重庆位于中国西南部,北纬28°10′~32°13′,东经105°17′~110°11′,属亚热带东部湿润季风气候,冬暖春早,无霜期长,温暖湿润,雨量充沛,年均气温16-18℃,年日照时数1000~1400小时,盆周山区垂直气候带谱明显[5],适宜菊花生长。

二/材料与方法

2.1 材料

序号 品种名 学名 色系 花型 花期
1 ‘长春红’ C. × morifolium ‘Changchunhong’ 红色系 荷花型 晚花
2 ‘长春紫’ C. × morifolium ‘Changchunzi’ 紫色系 荷花型 晚花
3 ‘雏凤’ C. × morifolium ‘Chufeng’ 复色系 平盘型 晚花
4 ‘光荣’ C. × morifolium ‘Guangrong’ 复色系 荷花型 晚花
5 ‘黄秀芳’ C. × morifolium ‘Huangxiufang’ 黄色系 叠球型 晚花
6 ‘兼芸香白’ C. × morifolium ‘Jianyunxiangbai’ 白色系 叠球型 早花
7 ‘兼云香粉’ C. × morifolium ‘Jianyunxiangfen’ 粉色系 叠球型 早花
8 ‘金背大红’ C. × morifolium ‘Jinbeidahong’ 复色系 翻卷型 中花
9 ‘清水莲’ C. × morifolium ‘Qingshuilian’ 粉色系 荷花型 晚花
10 ‘泉香冲天’ C. × morifolium ‘Quanxiangchongtian’ 黄色系 叠球型 晚花
11 ‘山城之光’ C. × morifolium ‘Shanchengzhiguangf’ 黄色系 叠球型 早花
12 ‘台红’ C. × morifolium ‘Taihong’ 红色系 平盘型 晚花
13 ‘雪清佳人’ C. × morifolium ‘Xueqingjiaren’ 粉色系 芍药型 早花
14 ‘渝州红’ C. × morifolium ‘Yuzhouhong’ 复色系 荷花型 晚花
15 ‘紫叠’ C. × morifolium ‘Zidie’ 紫色系 叠球型 早花
16 ‘紫绒’ C. × morifolium ‘Zirong’ 红色系 芍药型 晚花
17 ‘紫天柱’ C. × morifolium ‘Zitianzhu’ 紫色系 平盘型 晚花

选取重庆市常用的平瓣类菊花品种17种(见表1)。2016年6月选取健壮母株进行扦插,待生根后上盆,每个品种随即选取5株,按独本菊方式培养[6]。

2.2 性状选取与数据采集

参考陈俊愉先生对菊花品种分类[7]的研究方法,每个菊花品种选取19个数量性状(见表2),采用直尺、游标卡尺进行测定,在盛花期对每个试验菊花品种的5个单株进行观测记录。

2.3 性状在品种内一致性检测

应用盖钧益试验统计方法[8],数量性状的一致性用样本的变异系数(CV)来衡量。计算公式为:CV =S/X。

其中:CV为变异系数,S为标准差,X为样本平均值。

计算一个数量性状在所有品种中表现的平均值,把变异系数小于10%作为品种内一致性符合要求的标准。

2.4 性状在品种间变异性检测

数量性状在品种间的变异也用变异系数来衡量,计算每个性状在各品种中的样本平均值,再计算各样本平均值的变异系数,将大于15%的性状作为品种间有明显差异的标准[9]。

2.5 单因素方差分析与多重比较

试验数据用Excel 2003处理,采用SPSS19.0软件进行方差分析和Duncan多重比较。

三/结果与分析

3.1 品种在其种内一致性及种间差异性

编号 数量性状 品种内变异系数//(%) 品种间变异系数//(%) F值
1 株高 2.81 14.07 34.008﹡﹡
2 茎粗 3.54 25.13 179.800﹡﹡
3 茎节间长 4.23 41.17 131.271﹡﹡
4 叶片长度 2.68 21.8 91.136﹡﹡
5 叶片宽度 2.13 25.48 289.493﹡﹡
6 叶柄长度 3.1 22.84 167.810﹡﹡
7 托叶长度 8.81 52.26 81.179﹡﹡
8 托叶宽度 11.63 57.14 31.588﹡﹡
9 一次裂刻深度 3.43 27.27 156.182﹡﹡
10 花序直径 2.4 23.65 220.414﹡﹡
11 管状花部直径 2.87 81.13 919.406﹡﹡
12 花序厚度 1.63 43.79 2851.833﹡﹡
13 舌状花层数 4.46 32.32 261.109﹡﹡
14 外层瓣长 1.76 32.21 1016.694﹡﹡
15 外层瓣宽 1.94 35.71 345.170﹡﹡
16 中层瓣长 1.62 27.86 1219.611﹡﹡
17 中层瓣宽 1.47 38.83 418.391﹡﹡
18 内层瓣长 2.59 41.69 1146.809﹡﹡
19 内层瓣宽 1.5 50.09 1102.702﹡﹡

据1.3、1.4所述的计算公式和方法分析,结果表明,除了托叶宽度及株高2个性状,绝大多数数量性状均体现了品种内一致性及品种间变异幅度大的特点,可以用于菊花品种的分类学鉴定(见表2)。

3.2 单因素方差分析

对各数量性状进行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表明,所有数量性状在品种间差异均达到极显著水平(见表2)。

3.3 多重比较

应用Duncan方法进行多重比较,结果表明,花序厚度、花序直径、舌状花层数、外层瓣长、外层瓣宽、中层瓣长、中层瓣宽、内层瓣长、内层瓣宽、叶片宽度等性状在多数品种间存在明显差异,而茎节间长、叶柄长度及株高只在及少数品种间存在差异(见表3)。

在花序厚度这个性状上,除了‘长春红’、‘长春紫’、‘金背大红’三个品种差异不明显外,其余多数品种在花序厚度上均达到极显著差异;在外层瓣长上,‘台红’、‘紫叠’、‘山城之光’等多数品种差异极显著。但在株高这个性状上,除了‘山城之光’,其余品种差异均不显著;在茎节间长上多数品种间亦无明显差异。

分组 株高//cm 茎节间长//cm 花序厚度//cm 舌状花层数 外层瓣长//cm
1 39.18 BC 4.54 E 5.54 D 11.00 CD 4.50 CD
2 38.80 BC 2.28 D 5.32 D 12.40 EF 4.2 2B
3 38.02 BC 1.78 C 4.60 B 21.80 J 6.52 H
4 41.10 CD 1.50 BC 7.08 G 10.20 BC 6.24 G
5 41.14 CD 1.22 A 9.10 J 18.20 I 6.96 J
6 48.14 FG 2.18 D 14.24 K 21.40 J 9.66 L
7 46.36 EF 1.78 C 14.58 L 12.00 DE 9.78 L
8 51.94 G 2.18 D 5.40 D 16.40 H 6.74 IJ
9 51.50 G 1.76 C 8.52 I 11.00 CD 7.60 H
10 35.16 B 1.50 AB 14.54 L 13.40 FG 10.98 M
11 31.00 A 1.26 AB 6.42 EF 21.20 J 5.54 F
12 43.84 DE 1.18 A 3.32 A 9.60 B 3.16 A
13 42.00 CD 1.50 BC 7.32 G 17.60 I 7.34 K
14 42.30 CD 1.62 C 5.02 C 17.60 J 6.76 IJ
15 47.42 EF 1.74 C 6.60 F 22.00 I 5.18 E
16 41.96CD 1.63 C 8.16 H 13.60 G 4.68 D
17 51.46 G 2.26 D 6.34 E 5.6 0 A 4.40 BC

注 : “﹡﹡” 表示差异极显著注(P﹤0.01)水平 。

注:同一列中的不同字母分别表示经邓肯氏新复极差检验在P﹤0.01水平上差异显著性。

四/小结与讨论

本研究选取的19个菊花数量学形态性状,在品种间差异均达到显著水平。其中,有17个性状满足品种内一致性高、品种间变异性大的特点,适宜作为菊花品种鉴定的依据性状。

研究发现,株高、茎节间长等营养器官的相关性状在多数品种间差异不显著,究其原因,可能与茎、叶的生长易受与光照、水肥等因素影响,表现出一定的变异幅度有关;而花部的性状层数如舌状花层数等相较而言稳定性高,其次菊花品种间花部形态变异较丰富[10],也是其产生显著差异的主要原因。

重庆市常用的平瓣类菊花品种花色多样,花型丰富。其中‘兼芸香白’、 ‘兼云香粉’花色纯正,花序大型壮观,盛花期小花全部绽放,花大如球,甚是美丽,是独本菊培育的上品;‘金背大红’花色别致,为正反双色,正面大红色,背面金黄色,红黄相间,艳丽可爱,观赏效果佳;‘山城之光’、‘黄秀芳’均为重庆市菊花艺术展常用的黄色系中花型品种,前者为早花型,后者为晚花型;‘长春红’、 ‘长春紫’、 ‘雏凤’、 ‘光荣’等品种耐旱、耐高温、抗性较强、易管护,长势强健,较适宜在重庆生长应用。

参考文献:

[1] 张树林,戴思兰.中国菊花全书[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13:2.

[2] 陈俊愉,王彩云,赵惠恩,等. 菊花起源[M].合肥: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2012:1.

[3] 郭忠义,菊谱[M].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2012:31.

[4] 段东泰.菊[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04:67-70.

[5] 杨昌煦,熊济华,钟世理,等.重庆维管植物检索表[M].成都: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2009:1.

[6] 郭志刚,张伟.菊花[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01:45-47.

[7] 陈俊愉.中国花卉品种分类学[M].北京:中国林业出版社,2001:218-231.

[8] 盖钧益.试验统计方法[M].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2006: 46.

[9] 许莹修.菊花形态性状多样性和品种分类的研究[D].北京林业大学,2005:25-26.

[10] 赵秀勋.新编菊谱[M].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2013:3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