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重庆园林 >> 正文

浅析乡土树种在重庆城市园林绿化中的应用

作者: 王宝宁,杨福英,艾丽皎等 时间:2024-4-10 阅读次数:901

乡土树种是指本地原有天然分布并经长期的自然选择和物种演替后,对当地的自然条件有高度的适应性,能经受当地极端恶劣气候条件、病虫害侵袭等一系列自然灾害考验,生长良好、可大量繁殖的树种[1]。在城市园林绿化建设中,合理开发利用乡土树种资源,不仅能形成地域性植被特色景观,而且对城市生态环境建设和生物多样性保护具有重要意义。

1 / 乡土树种的界定

通过对以往相关文献和研究的梳理和总结,基于乡土植物的概念界定[2-10],目前关于乡土树种的概念和界定主要可分为狭义和广义2类。狭义的乡土树种定义比较明确,是指未经人为作用,某一地区内自然分布生长,而不是从其它地区迁移或引入的物种[11-12]。而把无论是从本国的或外国引种到自然分布区外的树种,都称为外来树种。广义的乡土树种,是指经过人工长期引种驯化、栽培并繁殖的适应本地区气候和生态环境的、并生长良好且不会对地区内其他植物产生侵害的一类具有当地植物特色和文化内涵的植物。

2 / 重庆乡土树种资源情况

重庆地处北纬28.17度-32.21度 ,东经105.28度-110.18度.。东邻陕西、湖北、湖南,南连贵州,西、北紧靠四川,长江横贯东西,是三峡库区的主体,嘉陵江、乌江、大宁河为境内三大支流。境内以山地为主,包括丘陵、台地及平原多种地形。在气候上属于亚热带东部湿润季风气候,温暖湿润,雨量充沛。因其境内地形复杂,气温差距大,海拔跨度高(最低海拔73.1m,最高海拔2796.8m),垂直气候带谱明显,可用于城市园林绿化的乡土植物资源极丰富[13]。根据重庆市林业局发布的《重庆市主要乡土树种名录》,可用于造林绿化用的主要乡土树种就有400种。

3 / 乡土树种在重庆的应用现状

行道树作为一个城市园林绿化的重要内容和骨架,能够充分体现城市的绿化风貌。因此,本文以重庆中心城区乡土行道树树种应用为例进行乡土树种应用现状的总结及分析。

3.1 重庆行道树树种的应用概述

城市园林绿化建设往往是和当时的城市社会经济状况紧密相关的,根据相关文献和史料记载,不同时期重庆的行道树绿化树种应用呈现出了不同的特征。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进行城市公共绿地建设到新中国成立后的园林绿化飞速发展,再到物质与精神追求日渐高涨的21世纪,城市行道树绿化树种的选择、更替都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具有鲜明的特征。

20世纪20年代,重庆开始了城市公共绿地建设,选择乡土树种香樟、刺槐(18世纪末引入我国的国外树种)等树种作为行道树;新中国成立后,园林绿化飞速发展,历届政府非常重视园林绿化,又相继增加了楠木、梧桐、刺桐等20余种树种作行道树;到了50~60年代起,黄葛树被作为主要行道树树种进行应用,其次为泡桐;60~80年代栾树、香樟、榆树、无患子等树种被用作行道树;80年代起至今黄葛树由于其独特的地域特征和顽强的生命力,成了主要行道树种,其次为小叶榕(上世纪80年代引种的省外树种)[14]。而发展到21世纪的今天,像刺桐、泡桐、梧桐、杨树等树种由于树木自身的问题不适宜城市绿化应用而逐渐被取代或淘汰。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树木养护管理水平的提升以及绿化理念的转变,以前被淘汰或替代的栾树、香樟等树木又重新开始大规模的应用在城市道路行道树绿化中。同时,由于生活水平和精神追求的不断提高,为了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一些新优观花色叶树种被相继引种作为行道树绿化。

3.2 重庆乡土行道树树种应用现状分析

3.2.1 在树种组成的维度上分析

根据周鞠蕊(2021)对重庆中心城区117条道路行道树现状调查统计,目前重庆中心城区常见行道树43种,隶属24科38属,其中乔木27种,亚乔16种[15]。按照狭义的乡土植物概念,重庆中心城区乡土行道树共计21种,占总树种的49%。按照广义乡土植物概念分析,在重庆的引种时间比较长,能够完成生活史,且具有一定历史文化内涵,代表当地植物特色的归化树种,如小叶榕、悬铃木、日本晚樱纳入乡土树种的范畴,共计乡土树种24种,占总树种的56%。由此可见,无论何种乡土树种定义下,重庆中心城区乡土行道树树种应用比例都不到60%。

3.2.2 在树种应用频度的维度上分析

028.jpg

在中心城区43种行道树种中,在极常见(出现频度大于15次)的5种树木中,小叶榕(广义范畴)、黄葛树、香樟、银杏均为乡土树种,且应用数量占绝对优势。以江北区为例,在对江北区57条道路行道树调查中发现,在18种乔木树种中,应用频率大于30%的树种依次为小叶榕(广义范畴)、黄葛树、银杏,其次为香樟,均为乡土树种,且应用优势明显,充分体现了重庆地域特色。但是像栾树、榆树、朴树等乡土树种应用就相对较少,有些甚至只出现了1次。由此可见,乡土树种在应用频度上存在不均衡的现象(见图1)。

3.2.3 在树种应用数量的纬度上分析

029.jpg

以渝中区行道树为例,通过对渝中区辖区内所有道路行道树进行统计,渝中区行道树约有18000余株。其中,黄葛树共计5200余株,约占行道树总数量的29%;榕树共计3900余株,约占行道树总数量的22%;其次,还有香樟、悬铃木、银杏等树种数量共占总树种的15%左右。其余约34%的树木由约40余种树木组成,其中80%的树种为乡土树种。由此可见,在行道树应用上是以乡土树种为主,且乡土树种的应用数量占绝对优势(见图2)。

4 / 存在的问题及原因分析

4.1 存在问题

4.1.1 乡土树种在城市绿化中的多样性不足

根据重庆中心城区行道树种分析,重庆的乡土树种应用数量占绝对优势,城市整体绿化一定程度上能够体现地域特色,但是由于主要集中在几种传统乡土树种的大量应用,乡土树种应用的多样性还不足,导致有的城市绿化景观较单调,地域特色景观还不够丰富。其次,随着越来越多的外来树种的引入,尤其是新建城区的绿化建设,乡土树种在城市绿化中的主导地位逐渐有被外来树种取代的趋势。

4.1.2 乡土树种在应用频度上存在不均衡

从以上调查数据和分析显示,乡土树种的大规模应用只仅限在个别市场比较成熟、人们对其有深度认识,且适应性和抗性较强的树种,如黄葛树、香樟等树种,被作为城市绿化的骨干树种进行应用。而像苦楝、朴树、榆树、黄连木等在城市绿化中应用较少、认识不够充分的树种仅只限于公园等绿地的零星应用,在应用频度和数量方面存在明显的不均衡性。

4.2 原因分析

4.2.1 乡土树种的认识存在偏差

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为了追求城市品位与效应,也由于思想认识上的偏差,有的认为外来的“贵”“新”“奇”的树种就是有品位、有档次,能够体现现代化城市氛围的树种[16-18],在城市园林绿化中有的过分强调景观效果,注重了美化城市,而忽视了绿化生态效益的首要任务。因而,有的认为乡土树种由于缺乏新鲜感,使得有的优良的乡土树种在绿化中被弃而不用。

4.2.2 乡土树种的研发相对滞后

虽然乡土树种有着天然的应用优势[19-21],但并不是所有乡土树种都适宜在城市园林绿化中应用。要成功的在园林绿化中应用,需要引种驯化、繁殖栽培等前期的研发、也需要实践试种,才能进行推广应用。一个优良绿化树种从研发、试种到推广应用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根据多年的植物开发应用工作经验,一个乔木树种从研发、试种到推广应用至少需要10年的时间,一个灌木树种也需要至少5年的时间。而由于树种研究在资金投入上较大,培育周期也较长,经济效益无法在短期内获取,这使得乡土树种的研究和推广受到了影响[22]。

4.2.3 乡土树种的苗源培植缺乏

市场都是趋利的,苗木市场亦是如此。因为乡土树种经济效益不佳,目前的园林绿化中选用优良的乡土树种还不够,造成乡土树种需求少,苗木销售不畅,进而造成苗木生产单位不愿意繁育乡土树种苗木,也就导致乡土树种的苗源较少,选择余地就较少。而在城市园林绿化建设中,对于绿化苗木的规格、数量都是有要求的。没有符合要求的苗源,就谈不上去应用,就形成不了稳定的市场,也就没有了苗木开发、繁育的推力,乡土树种的应用就走进了“想育无出路,想用无苗源”的怪圈和恶性循环[23-25],形成了优良乡土树种长期得不到开发应用、苗木储备不足的局面,进一步限制了乡土树种在园林绿化中的推广应用。

4.2.4 城市绿化环境问题影响

与自然生态环境相比,城市环境结构复杂得多。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发展,城市环境表现出人口高度密集,建筑物高度密集,交通高度密集等特点。而随之产生的热岛效应、土壤条件的改变、空气污染、光照条件、人为因素等成为影响园林植物生长的重要因素。虽然乡土树种具有天然的适应性,但是在其特殊的城市环境中,其生长也受到一定考验。其次,城市绿化不仅需要考虑生态安全的问题,也要考虑人身财产安全的问题。而在城市绿化中尤其是乔木的试错成本是非常高的。因此,在城市园林绿化建设中,建设管理者首先考虑的都是应用市场比较成熟的树种,对于认识和研究不够深入的乡土树种,只有极少应用或者有的几乎不用。

5 / 解决途径和措施

5.1 推动政府层面构建乡土树种市场

乡土树种生产和应用市场的构建不能完全依靠市场行为。需要专业管理部门统筹规划,从政府层面,主导推动乡土树种的研发、生产销售和应用。通过加大乡土树种研发投入力度,推动本地乡土树种苗圃规划和建设,采取“强制+鼓励”的政策推进乡土树种在城市园林绿化建设中的应用,打通乡土树种推广应用的各个环节,建立与完善乡土树种相关产业,培育和构建稳定的乡土树种市场体系[3]。

5.2 强化乡土树种的研发力度和深度

目前我市在对乡土树种的引种驯化栽培试验的工作上还欠缺执行力度,乡土树种研究工作相对较为滞后。主管部门应进一步加强对乡土树种的评价、筛选工作,加大开发和利用力度。同时,乡土树种虽然在分布区域对环境具有极强的适应性和明显优势,养护相对比较简单[23]。但在城市环境中应用,土壤和其它生长条件相对比较复杂和恶劣,相对自然条件对植物的要求更高更苛刻。需要我们在乡土树种的栽培管理、病虫害防治等方面结合城市环境进行深入研究,使绿化植物设计人员、城市管理者在应用乡土树种时,做到心中有数,指导后期栽培管理工作。

5.3 加强对乡土树种的宣传和认识

相关单位要进一步理清思路、转变观念,树立以乡土树种为基调树种、骨干树种的思想[1]。深入宣传乡土树种及其优良特性,提高群众对乡土树种在维护生态稳定、文化特色建设等方面的作用和价值的认识[26-27]。同时加强对乡土树种的应用推广工作,重视乡土树种的发展,在最大程度上避免盲目引进一些外来树种,降低外来物种所带来的不良影响[28]。

5.4 建立健全城市绿化容错激励机制

在城市高速发展和建设中,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甚至是错误。因此很多建设者和管理者不求出亮点,只求不出错,体现在城市绿化树种应用上就倾向于应用比较成熟的常见树种,以求保险,不敢进行创新和尝试。因此,要鼓励创新,就要有“容错机制”和“激励机制”,让城市绿化建设工作者轻装上阵,在乡土树种应用方面进行大胆创新和尝试,勇于作为城市绿化树种乡土化的践行者。


参考文献:

[1]林培远.三明市乡土树种在园林绿化中的应用现状调查与分析[D].福建:福建农林大学,2011.

[2]杨建虎,魏琰.浅析乡土植物在西安城市园林绿化中的应用[J].山西建筑,2009,35(28):333-334.

[3]尹庆等:广州城市绿地乡土植物应用现状与苗木供应关系探讨[J].绿色科技,2022,24(21):111-115.

[4]卢紫君.涂慧萍.广州城市公园乡土植物应用现状与对策[J].福建林业科技,2012,39(1):156-164.

[5]李树华.建造以乡土植物为主体的园林绿地[J].中国园林,2005,(1):47-50.

[6]高云.乡土地被在公园绿地中的应用 ——以重庆市主城区为例[D].重庆:重庆大学,2011.

[7]李科霞.乡土植物在成都风景园林中的应用研究[D].西南交通大学,2011.

[8]孙卫邦.乡土植物与现代城市园林景观建设[J].福建林业科技,2012,39(1):156-164.

[9]胡迅, 杨永川,靳程,代佳灵,胡四维.不同乡土植物概念下的居住区乡土植物应用概况——以重庆主城区为例[J].中国园林,2022,38(10):26-31.

[10] 杨建虎.乡土植物与城市园林绿化中的景观营造[D].西安:西安建筑科技大学,2006.

[11]梁葵华,李远发,刘杰萱等.乡土树种在柳州城市园林绿化中的应用[J].现代农业研究,2009,(11):39-40.

[12]陈定如,古炎坤,李秉滔.华南园林绿化乡土树种探讨(一)[J].广东园林,2006,28(2):35-42.

[13]杨昌煦,熊济华,钟世理等.重庆维管植物检索表[M].成都: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2009.9

[14]何定萍,王红娟.重庆乡土植物资源及其在营造特色植物景观中的应用[J].西南园艺,2006,34(2)20-32.

[15]周鞠蕊.重庆市中心城区行道树绿化景观评价及营造策略研究[D].西南大学,2021.

[16]薛君艳,阮煜,方大凤.乡土树种在园林绿化中的应用浅析[J].杨凌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7,6(4):50-51.

[17]李福双,魏洪杰.乡土树种在园林绿化中应用的探讨[J].防护林科技,2006,(5):80-81. 

[18]王长江,历建兴,李建清等.永嘉城镇绿化中乡土树种应用探讨[J].浙江林业科技,2005,25(5):66-69. 

[19] Liu J, Slik F. Are street trees friendly to biodiversity?[J].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2022, 218: 104304. 

[20] 任建武,白伟岚,姚洪军.野生园林植物筛选技术方法 研究[J].中国园林,2012,28(2):18-22. 

[21]黄穗,周劲松,陈红锋.深圳乡土地被植物调查及园林应用分析[J].中国园林,2007,23(9):81-84.

[22]叶燕玲.华南乡土植物在园林绿化中的应用[J].建设科技,2015,81-82.

[23]马玲.乡土树种在包头城市绿化中缺少利用的原因[J].内蒙古林业调查设计,2011,34(2):111-113.

[24]张春明.城市绿化中如何正确应用乡土树种[J].科技视界,2018,(7):222-223.

[25]唐红军.乡土树种在城市绿化中缺少应用的原因[J].中国园林,2004,(6):73-74.

[26]管璞怡.浅析城市园林绿化中乡土树种的应用及措施[J].现代园艺2022,(3):120-121.

[27]李艳琳.乡土树种在昆明城市园林绿化中的应用[J].中国园艺文摘,2016,(2):115-116.

[28]邓彬.乡土植物在园林绿化应用中存在的问题及其对策探究[J].南方农业,2017(20):39-40.


声明|除原创内容及特别说明之外,推送稿件文字及图片均来自网络及各大主流媒体机构。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认为内容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